Hiroshi/或诚。
极地常驻,杂食。
没什么技能的社会人,喜欢摸鱼和剪辑,偶尔会搬运/和朋友自汉化。

·YGO-亮艾/反逆组
·井浦新/堺雅人/小栗旬
·三月的狮子

很高兴认识你。

【朝日】我所选择的你

Rich Man Poor Woman-朝比奈恒介x日向彻


*梗源测试器:①護身符②失衡③傷痕,结果只好好写了第一个,一直很想写社长的脚绳梗。

*时间线在剧之前,按照设定来说安岗应该是两月前才入职,这里擅自设定时间长了一些。


-

若让媒体对Next Innovation的社长与副社长做出评论,恐怕每一个记者都会说那是截然相反的两人,总是微笑着和善待人的副社长朝比奈恒介,与我行我素、飞扬跋扈的日向彻,这样的两人成为搭档好像是理所当然,又似乎是令人费解。

但朝比奈恒介与日向创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不相信祈祷。


日向彻自不用多说,他明了自身的才华与创造力,确信着自己能做到改变世界。面上带笑的朝比奈恒介真正笑出来的时间,远远比他所呈现出来的要短,而那有限的大部分都贡献给了日向彻,经过笑容柔化的目光潜藏在眼镜的后侧,上扬的嘴唇能不动声色地吐露刺探的言辞,而他相信日向彻胜过相信自己。

日向彻从多年前开始便切实地感受到这份恒久不变的信任的存在,时光让他们成熟,也足以让他慢慢交出自己的内心、习惯靠近朝比奈恒介,并且回以同样的信任。


他们从不祈祷,相信人事大过天命,所以日向彻在朝比奈恒介说这个东西是护身符时,他颇为惊讶地挑起眉毛。

“朝比奈,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相信这些了?”

日向彻两手交叠枕在脑后,脚踩在座椅边上,整个人懒洋洋地窝在椅子里。

“其实从很久之前开始,我就相信神明大人的存在了。”

朝比奈恒介煞有其事地看着日向彻,对方长长地诶了一声,身体靠向椅背慢悠悠地摇晃起来,朝比奈没一会儿就笑了出来,他抽过桌边的椅子坐在日向彻身前,对方像窝起来的猫,视线懒懒地跟着他。

“开玩笑,只是找个名头让你有戴着它的理由,不过真的会有作用也说不定——就像企业间流行的吉祥物之类的。”

“这个,是戴在手上的吗?”

“不是。彻,把脚伸过来一点。”

日向彻停止了晃动,他看着朝比奈恒介认真的表情,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听话伸直了右腿,他经常穿着拖鞋或者简便的船鞋来回,朝比奈恒介握住他由于长期裸露在阳光下、因而被晒成小麦色的脚踝,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手里的绳环戴上去,将它调整到合适的松紧,黑白蓝的三色细绳卡在日向彻踝关节的上方,朝比奈恒介的眼底闪过满意的神色。

蓝与白在黑色的遮掩下不算惹人注目,但也足够显眼,日向彻总是喜欢露出脚踝,回到家的时候更是经常光着脚踩在木质的地面上,那都将长时间昭示脚绳的存在,只有朝比奈恒介与日向彻自己知道这是谁留下的痕迹,一方别有用心,一方心甘情愿,朝比奈恒介为这隐晦的含义感到不为人知的满意。


日向彻动了动脚趾,坐直身体将两只腿盘了起来,戴着脚绳的那一只在上,他好奇地用手指拨弄了几下,简洁的配色倒是符合他的审美。

“怎么样?如果不喜欢的话,就摘下来吧。”

朝比奈恒介打量着他的表情,不动声色地说出违心的话语。

“说不上喜欢,但是也不算讨厌。”日向彻丝毫没有因为对象是老友便说出些礼貌的漂亮话,他从来就不懂遮掩,在这一点上他的确和朝比奈恒介截然相反。

“不过既然是朝比奈送的——我觉得这样就挺好。”

日向彻将两腿伸直摆了摆,目光从那个脚绳上收回又粘在朝比奈恒介的脸上,还没等他开口询问,朝比奈恒介便先一步读懂他毫不掩饰的眼神中蕴含的询问。

“今天和客户见面的地方正好在办展览,这个,是很有名的设计师的作品,也是仅有一件的手工制品,那个设计师前一阵子被Fantasy Illusion聘请去做了视觉总监。”

朝比奈恒介蹲下来,视线和那个三色圈平齐,他正准备继续开口,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偏过头,看向日向彻办公室那面嵌在墙壁里的玻璃,从那里能看到Next Innovation的办公区域全貌,反之亦然。

朝比奈恒介的表情在他转过去的刹那敛去多余的温度,嘴角依然上浮残留着笑意,眼底却是宛如静默的水潭,不至于寒冷,但显露出了足够多的淡漠,尽管隔着眼镜和社长室厚厚的玻璃是看不清他的表情的,但无意中和朝比奈恒介对上眼神的安冈几乎是立刻消去了好奇心,将转椅转到背对的方向,顺手翻开一旁的文件夹装作认真工作的样子,他听到一旁八卦的讨论声也被压得更低,有哪个女声说着朝比奈副社长看过来了,然后耳际的嘈音又减弱了几分。

奇怪,日向社长站在那里的时候,大家是这个反应吗?

并没有在认真工作的安冈在心底念叨,眼角余光乱飘着看到朝比奈恒介转过了眼神,心下暗松一口气。


“听到你说不讨厌,我就放心了。”

朝比奈恒介拍了几下日向彻的脚腕,日向彻撅起嘴不满:“什么啊——说的好像我很挑剔似的。”

“难道不是吗?”朝比奈恒介忍着笑意。

日向彻被他含笑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他哼哼了两声不做反驳:“然后?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会突然……我可不知道你有打扮别人的爱好。”

“没什么,”朝比奈恒介耸了下肩,“只是想到认识你以来很少送你什么礼物,仅此而已。”

才不是仅仅如此。

朝比奈恒介推了推眼镜,顺便用宽大的手掌遮掩住自己扬起的嘴角。

“才不是那样。”

“嗯?”

“才不是那样。”

日向彻又重复了一遍,眼神瞥向一旁的玻璃,看着社员在其下忙碌,他无比认真地说道:“你给我的已经足够多了。”

日向彻伸手摸向自己的脚踝,感受着手心细腻而带有纹理质地的触感,在心底撤回前言。


他挺喜欢这个的。


安岗伦哉是在一次午休的时候注意到那个脚绳的,日向彻坐在Next Innovation靠窗的休息区,极为放松的把两脚搭在身前的椅子上,安岗端着咖啡小心翼翼地放在茶几上,目光在那时无意间略过日向彻的脚踝,他们的社长大人今天也穿着拖鞋,要是被山上先生看到的话,又免不得一番念叨。

那个脚绳肯定不是社长自己买的,难道……他恋爱了?是女朋友送的礼物?而且从日向彻在思考的间隙会无意中把手指凑上去抚摸的动作来看,他应该已经习惯那个脚绳的存在。

安岗默默给恋爱结论的可能性又增加了十个百分点。


“在想什么?这么专心。”

猝不及防拍上肩膀的手令安岗一抖,兴许是揣测被抓了个现行,他反射性发出一声惊呼,那令日向彻皱着眉向他们的方向看了两眼。

朝比奈恒介抬起手对日向彻打了个招呼,日向彻点了点头便看回平板电脑。

“朝朝朝朝比奈副社长……没什么,只是些平常的小事。”

“是吗?”

朝比奈恒介看着对方显而易见的心虚表情,挑挑眉并未多言,对自己来说没有关心价值的事情他也吝于关注,他绕开写字台走向日向彻所在的地方,俯身凑过去在他耳边小声说着什么。

安岗暗自松了一口气,这时候第二个不速之客在他身边站定。

“关系真好啊,那两人。”山上芳行有些酸溜溜的说道,就算是同为管理层的他,也时常搞不清日向彻和朝比奈恒介的想法,这让他经常感觉自己被排除在外,不过朝比奈恒介履行了他“做有趣工作”的保证,他也并未有多不满,只是时常会被他们两人突如其来的决策搞得提醒吊胆。

安岗看着朝比奈恒介端起日向彻的咖啡杯喝了一口,点头赞同。


据说人培养一个习惯只需要二十一天,如果在二十一天中保持着每天都做同一件事,那么就将训练出后天的条件反射,日向彻对这种缺乏科学依据的经验之谈嗤之以鼻,但他也无法言明养成一个习惯究竟需要多长的时间以及需要怎样特别的契机。

就像他长期以来搜寻泽木千寻那样,在空闲的时候点开被制作成快捷启动程式的搜索引擎已经变成下意识的动作,这是自他与母亲分别以来便根深蒂固的执念。


那么,这个习惯又是什么时候养成的?


日向彻摸着朝比奈恒介亲手给他戴上的脚绳,漫不经心地想着。

他很少思考缺乏意义的问题,日向彻的人生被一手创立的Next Innovation所填满,永无止尽的想法充斥着他被称之为天才的脑海,他能彻夜不眠稳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敲打代码、构思设计,将自己锁在房间内食水不进,直到身体为他拉响警报,而在这份他人生中最大的习以为常被朝比奈恒介亲手抽离后,他的脑海中竟满是朝比奈恒介。

最初的震惊褪去后涌上的是浓浓的不解与困惑,甚至还有伤心与委屈,但唯独没有憎恨。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那个八年前对他伸出手的朝比奈恒介为什么要这么做?

和他一路走到现在陪伴在他身边、身为他最为信赖的搭档的朝比奈恒介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日向彻将手指插进织物与皮肤的间隔,朝比奈恒介将它系的很好,不松不紧,维持在恰好的程度,罅隙的宽度恰为一指。

他攥紧手掌,感受着那根好几股细绳组成的脚绳烙进肌肤,接触到的纹理熟悉而令人眷恋,他的手在黑暗中颤抖着,情绪的海浪令他的眼神满是恍惚,未开的日光灯静默地沉眠,无机制的玻璃反射着零星月光,日向彻光着脚倚靠着墙壁坐在地板上,仰起头将后脑勺也贴住墙壁,冰凉的温度沿着背脊渗进他的肌肤,他想起朝比奈的手掌,宽大、有些粗糙、温暖。

日向彻咬紧牙关,他的愤怒突然明晰了方向,不是朝比奈恒介剥夺了他的几乎一切,将他从Next Innovation踢走,钱财与名誉于他而言并不重要,他也不在乎再一次的从头开始,但是第二次与第一次的最大不同就将是他身边不再有朝比奈恒介,他为他的背叛和不坦诚而愤怒,为他的隐瞒而愤怒,日向彻尚无法理解对方的理由为何,但他清楚那是朝比奈潜藏已久的复杂理由,而朝比奈从未想过和他一起解决这些事情。

指甲因为增大的力道而嵌进手心,日向彻好几次想用力把那根绳子彻彻底底地拽断,但他又总是在关键的一刻泄了力,几番纠结之下他终于任命地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而用指肚摩挲起上面的纹理。

螺旋状纠葛的纹路质地细腻而复杂,日向彻细细地用指肚沿着轮廓碾过那个圈,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新鲜的空气涌入他的肺部,再被缓慢地吐出,他看向照射进月光的落地窗。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做到的。


这句话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他的脑海。



可是,我现在连自己该做什么都不知道了啊,朝比奈。


-FIN-


评论(1)
热度(25)

© Hiroshi_或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