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shi/或诚。
极地常驻,杂食。
没什么技能的社会人,喜欢摸鱼和剪辑,偶尔会搬运/和朋友自汉化。

·YGO-亮艾/反逆组
·井浦新/堺雅人/小栗旬
·三月的狮子

很高兴认识你。

【朝日】挑选

Rich Man Poor Woman-朝比奈恒介x日向彻


分级:R,限制部分走外链

掉坑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真喜欢他们两个。


-


日向彻的住所很空,若是有什么算作生活气息的东西,客厅中央的沙发和其后那个大到不正常的双开门冰箱算是唯二的事物,朝比奈恒介曾经劝说过他至少应该买一张床,让卧室发挥真正的作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空无一物,当然这个提议最后以日向彻表明沙发便足够睡觉而不了了之,朝比奈恒介也只是摇头极其无奈地笑了笑,未再多加坚持。

他也总是这样,不会更加强硬地干涉日向彻的选择,倒不如说他喜欢看日向彻大大小小方面不同于普通人的样子。

那样子总能给他带来层出不穷的惊喜与愉快。

但是有些时候、就像面对总是桀骜不驯的烈马那样,偶尔朝比奈恒介也会想看看日向彻露出些别的表情,那些只会对他露出的表情。


“彻,你真的应该买一张床。”

朝比奈恒介把散落在地上的易拉罐扔进垃圾桶里,他该庆幸这个地方至少有了垃圾桶,不至于像以往那样,让他每次都得把喝空了的啤酒罐抱在怀里带出去,那滑稽的姿势让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在富豪家里收破烂的游民,只是穿的高级了些。

日向彻躺在那唯一称得上“家具”的沙发上,一只脚悬在空中晃荡着,他有些吃力地支起半个身体偏转脑袋,好让目光跨过沙发背。

“我已经说过多少次,只要沙发就足够了,”他颇为得意地拍了拍手感尚好的皮革,一把将自己撑起来,手肘撑在沙发背上看着正在将塑料袋拎出来的朝比奈恒介,“而且,让我的空间里有我不喜欢的东西,才是真正的煎熬、绝对无法忍受。”

朝比奈恒介抬起头,对上日向彻绘声绘色的愤懑表情,他轻笑出声,将手里的塑料袋打了个结,三两步迈到日向彻身前,本就宽大的骨架在拉近的距离下显得更加宽阔,日向彻仰着头,觉得这个角度下的朝比奈恒介多了几分压迫感,但他被那阴影笼罩着也未觉不自在,大抵是因为在这个角度下看过对方太多次了。

“这次打算挑几年?”朝比奈恒介还记得对方向他提起过的那张已经预定了一年的桌子。

“两年?三年?谁知道啊,这种事情,也许一辈子都找不到合适的也说不定。”日向彻满不在乎地撇了撇嘴,他从来不在乎麻烦与否,兴趣与目的才是他向来看重的东西,于此相对的,他愿意花费所有可尽的时间来追求自己的乐趣。

“睡一辈子的沙发?那对于Next Innovation的社长来说可听上去有点凄惨。”

“有什么不可以的吗?”日向彻故意将这句话说的一字一顿,显然是满不在乎。

“不,很符合日向彻的作风。”朝比奈恒介耸了耸肩,用没有拿东西的那只手握住日向彻的肩膀,然后俯下身凑近对方,摆出一副要说什么秘密话语的模样。

日向彻会意,将身躯撑得更高以便靠近他,长期待在电脑前以及对体力劳动的厌恶让他的身体比同龄的成年男性更为纤瘦一些,倒是正好适合缩在沙发上的体型。

朝比奈恒介宽厚的手掌包裹住日向彻的肩胛,他用力捏了捏,将嘴唇凑到对方耳边,在距离耳廓一公分不到的时候停下,他也学着日向彻那样带着刻意的停顿,压低声音一字一句说出这句含糊不清又显得平淡无常的话。

“……只是,太小了一点。”

“我不觉得哪里小了!这个宽度和长度都是经过我长久的观察才决定下来的,睡在上面正好能枕在扶手的位置,保证了足够使用的同时又不致于浪费过多的空间——”

“走了,明天见,彻。”

朝比奈对他的话语充耳不闻,只是嘴边的笑意加深些许,径自拍了几下日向彻的肩膀便站直身体转身走向大门,甚至还背对着他挥了挥手,那动作带着些得志。

“啊,明天见。”

日向彻在失去了争辩的对象后便也悻悻收了嘴,极其生硬地与朝比奈恒介道别,他忿忿地一个泄力将自己摔回沙发里,紧接着关门声传来,他平躺在沙发上,两臂自然地垂在身侧,然后他试着左右侧过身,又伸直了双腿,没有碰到另一侧,可以,空间十分充足。

“……到底哪里小了啊?!”


后来日向彻才知道这句评价的含义,这个沙发是太小了些,以至于只要偏过头去,他的鼻息便尽数喷洒在沙发靠背上,而在他平躺时手臂两侧余下的空间,也被另一人的躯体填满,日向彻躺在这一方此刻狭小到过分的空间,只觉得喷洒在脖颈上的吐息是如此炙热,他的喉结颤抖着,一不留神就要忘了呼吸。

“彻,这么紧张吗?”

朝比奈恒介俯在日向彻的身上,对方的衬衫被他解开纽扣,像马甲一样敞开着挂在两臂上,露出相比起小臂显得白皙的胸膛,几绺头发从朝比奈恒介的耳边滑下落在眼前,其后是他有些露骨的眼神。

朝比奈恒介仿佛一只进食着猎物的食肉动物那样,埋下头徘徊在日向彻的侧颈与肩膀之间,缓慢而尽情地亲吻那一块柔软的肌肤。

日向彻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在朝比奈恒介看不到的角度,他的脸颊已经变得通红,一心埋首于工作、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他,对于亲密接触一事更是毫无概念,每一次朝比奈略为干燥的嘴唇落在他身上时,日向彻只觉得那里痒得过分,原来人的体温有这么高的吗?明明只是36.7摄氏度而已。

“才、才没有,只是……太痒了。”

日向彻听出朝比奈恒介话里的调笑意味,毫不示弱地回击,下一刻他便紧张地睁大双眼,脖颈因他的屏气凝神而呈现出明显的弧度。

朝比奈恒介依旧舔吻着日向彻的颈侧,他尤其喜欢动脉搏动带来的细小起伏,那让他有种身处现实而非某一个梦境的切实感,同时他已解开日向彻的皮带,将牛仔裤连着底裤拉拽到膝盖的位置,尽管日向彻依旧平放着的双腿给这个动作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朝比奈恒介并不介意这点小挫折,面对日向彻,他总是比其他人拥有更多的耐心。

“喂喂,朝比奈,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敏感部位暴露在空气中,日向彻极为局促地眨了眨眼,下体触碰到的布料摩擦感更让他面红耳赤。

“嗯?”朝比奈恒介抬起头颇为疑惑地睁了睁眼,随即他笑了出来,仿佛才理解日向彻问的问题,“啊,当然是真的,我对彻从来都是认真的不是吗?”

他弯曲压在日向彻身侧的膝盖,将自己的胯贴上去,让对方也感受到那份热度。

“而且,我已经等待这一刻很久了。”

朝比奈恒介不等日向彻回话便用吻堵上他的嘴,同时也让日向彻不得不咽下即将反射性吐露出的话语、封死掉最后一丝回绝的可能性。


上车点我。


“彻,我说真的,买张床吧。”

朝比奈恒介宽厚的手掌覆上日向彻的后脑勺,能从指间的发丝中隐约摸到些湿润的汗液。

“你还真是坚持啊,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朝比奈是个顽固坚持己见的人。”

日向彻夸张地叹了口气,他眼眸转动几圈做出思索的模样。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摆在这里的东西必须是我喜欢的,所以——朝比奈你来挑选吧。”

他隔着衬衫戳了戳朝比奈恒介的胸膛,无意中瞥到下方挂着的几点白色痕迹让他局促地收回眼神。

“当然,要找到我满意的那一张为止。”

“还真是个艰巨的任务,日向社长,”朝比奈恒介收紧了小臂以防对方不小心滚下沙发,“你的空间里必须是你喜欢的……吗。”

他不完全地重复了一遍日向彻的话,却只是复述而并非反问,日向彻被他箍地有些难受,不自在地动了动身体,一张沙发对于两个一米八几的男人来说实在过于狭小,让日向彻只是抬起一下小臂都会碰到朝比奈恒介的身体。

“你的挑选准则还真是苛刻啊,彻。”

沉默半晌之后朝比奈恒介开口,日向彻被他突如其来的感慨感到莫名,不过他还是很快地笑了出来。

“你这家伙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当初挑选了我的,是你吧?”日向彻刻意用了相同的词汇,他的眼角因为笑容而泛起几条不明显的纹路,那让朝比奈恒介意识到他们的相识已经长久到足够时间留下明显的刻痕,日向彻伸出大拇指极为艰难地比了比自己,毫不掩饰对于自身的骄傲,“我不觉得谁能比得上我,就算有,也会被我超过,所以——真正苛刻的是你这家伙才对。”

那耀眼的表情与话语一时让朝比奈恒介怔愣,随即他发出阵阵低笑,视线随着下颌的移动落于斜上方的天花板,暖色的日光灯烙在他的视网膜上,他仿佛恍然大悟般抿唇点了点头。


“是啊,原来是这样啊。”


选择接近的,从一开始就是他啊。



-FIN-



评论(18)
热度(42)

© Hiroshi_或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