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shi/或诚。
极地常驻,杂食。
没什么技能的社会人,喜欢摸鱼和剪辑,偶尔会搬运/和朋友自汉化。

·YGO-亮艾/反逆组
·井浦新/堺雅人/小栗旬
·三月的狮子

很高兴认识你。

【3Bo】【初富】Perfect Match(完美契合)(ABO)Patr3

CP:乔正初/张来富

分级:NC-17

原作:赌场风云

警告:ABO设定,慎入,剧情走向不同于原作。



 

7,

 

乔正初一直是一个很有执行力和自制力的Alpha,但是张来富,总是让他打破对自己的认知。

 

乔正初喝下一口红酒,香醇的气息残留在唇齿舌尖,他却蓦的想到那天萦绕在客厅的气息,未经世事的青涩,远比红酒的浓郁芳香更能打动他。

 

敲门声响起,是齐欢畅和李青云。

 

张来富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玩着扑克,脸上挂满笑容。

 

齐欢畅一进门就看到这幅画面,一张张散落的扑克刺痛着他,他痛恨赌,赌让他失去了一切,现在好不容易找回弟弟,却又看到十多年前丢失的珍宝又要走上他的老路。

 

至少齐欢畅是这么认为。

 

李青云有些愧疚,张来富接触到赌术,还是因为她贪念来富记牌的能力,带着年轻人踏入赌场。所以齐欢畅带着几分怒火走上去时,她没有阻拦。

 

“张来富!”

 

几天前对张来富的担忧一扫而空,人总是被现有的情绪冲昏头脑。

 

齐欢畅恼怒的迈步上前,带着尘土的鞋底踩上米色的绒毛地毯。

 

他知道来富怕他,但此时他顾及不了那么多。

 

张来富撑起身子,不安的看着齐欢畅。

 

接着齐欢畅和李青云看到几天前还是惧怕任何人的张来富,不带一丝犹豫的绕过沙发,躲开齐欢畅,转身跑到乔正初的身后。

 

乔正初侧头,张来富的侧颜近在咫尺,双手握着他的肩膀,略长的指甲陷进衣料,半张脸从他的肩后探出。

 

他看着齐欢畅复杂的表情,心底突然生出几分满足。

 

张来富抢在所有人之前开了口,他的声音那么轻却满载着依赖,说话的时候他偏过了头,发梢擦过乔正初从整洁的衬衣领中露出的侧颈。

 

他半蹲着身子,躲在他的身后。

 

他喊他师父。

 

 

8,

 

“年轻人,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应该的嘛。”福荣边说着边打开一听啤酒,递给郁郁寡欢的齐欢畅。

 

齐欢畅默然的接过,喝掉一大口。

 

冰凉的液体流过喉头,他打了一个嗝,麦芽的味道直冲脑海。

 

福荣见他不说话,便自顾自的说着:“况且,有我们看着,你弟弟也不会成第二个你的。”

 

“有阿初带着他,你放心啦。”

 

齐欢畅喝光剩下的液体,把空罐子放下。

 

易拉罐和玻璃桌面接触发出清脆的声响,齐欢畅向后一倒,靠在藤条编织的椅背上,看着闪烁在黑暗天空中零碎的星光。

 

齐欢乐一直是他心中最珍贵的星,他却弄丢了他。

 

甚至说他毁掉了一个家庭也不过分,还是他自己的家庭。

 

“我知,我知他不一定会走我的老路。”

 

想到弟弟这十几年来遭受的苦难,齐欢畅就觉得有一根针刺着他,让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曾被自己鄙夷的称之为褶台的张来富。

 

福荣凑近拍了拍他的肩膀。

 

“Baby,如果真的为你弟弟好,就放开手让年轻人自己走吧,你也不可能管他一辈子。”

 

齐欢畅又叹了一口气,桌上烛台的灯火摇曳。

 

周福荣见他还是不肯说话,有些急了:“哎!你就交给阿初啦,当初还不是多靠他,你才戒掉赌的。”

 

“我知道让他跟着阿初很好,”那一簇橘黄的灯火在夜风中被吹的忽明忽暗,齐欢畅又拿起一听啤酒,“但我就是有些放不下他。”

 

“哎!还说我娘娘腔!我看你更像女人,优柔寡断!”

 

齐欢畅翻了个白眼:“别再说啦,耳朵都要起茧了!先让阿富试着考个荷官吧。”

 

他有些说不清的烦闷,晃动着啤酒罐对着福荣扯开易拉环。

 

福荣笑着刚想开口,就被白色的酒沫溅了一脸,他气得连镜片上的泡沫都不擦掉,也拿起一罐啤酒摇晃起来。

 

齐欢畅大笑着跑开,心中隐埋的情绪也似随着夜晚拂过的风被吹散。

 

 

乔正初提着饭盒回到酒店,手还没有触到门把,大门便咔哒一声打开。

 

张来富从门后露出半个头,眉眼弯弯的看着他。

 

乔正初低头,发现张来富光着脚板就跑了过来。

 

他关上门,顺手摸了摸年轻人的脑袋,张来富也不躲,反而眯着眼睛享受。

 

“怎么知道我回来了?”乔正初把饭盒放到梨花木长桌上,将桌面上的扑克拢了拢推到一边。

 

“我也不知。”乔正初走一步,张来富就跟一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更加贴近这个有着好闻味道的男人。

 

“师父,”张来富拽住乔正初的袖子,见乔正初转过身,他耸了一下鼻子接着说,“想闻味道。”

 

乔正初无言的看着张来富,心叹Alpha和Omega之间的联系真是奇妙,方才张来富应该是感觉到了他的接近。

 

“先吃饭。”乔正初拨开他的手指,塞给他一双筷子,“晚上我还有事,你自己留在这里。”

 

说罢,他便走向一旁的房间,整理起手提箱。

 

他这次来香港的目的,是要赢回属于自己的奖杯,前几天因为张来富的事情,宋程已经对他延迟约定的时间非常不悦。

 

张来富吃着饭,眼睛盯着乔正初挺拔的背影,几次蓊动双唇却没有开口。

 

乔正初满心想着和宋程的牌局,直到出门也没有回头。

 

他也自然不知道,张来富趁着守门的人去厕所,又再次溜了出来,远远的跟着他。

 

 

 

 

福荣和齐欢畅最后都累瘫了躺在草坪上,齐欢畅摸着肚子,平复了一会呼吸才问到:“说起来还没问你,你这次来香港是赌场有什么事?”按着乔正初的性子,他不会忘记留下一个信任的人照看赌场。

 

“哎呀!”殊不料福荣却猛地坐了起来,“我都忘了!我想让你阻止Darling和宋程对赌的!”

 

“那个杀了人的宋程?”齐欢畅一惊,赶紧掏出手机打给乔正初。

 

三番四次的拨打回馈的都是忙音,齐欢畅摇摇头,对着心神不宁的福荣说:“恐怕他已经去赴约了。”

 

“那怎么办啊,万一他出了什么事……”

 

齐欢畅捂住他的嘴:“刚才你不是还让我相信他,那就相信他吧。”

 

乔正初的本事他早已体会过,就算当年他没有受到弄丢弟弟的影响,齐欢畅也不敢保证自己有把握能赢他。

 

坐在赌桌对面的乔正初,没有人敢轻视他。

 

“想想过去几年被他扫地出门的Alpha。”

 

齐欢畅的一句话让周福荣停止挣扎,他这才松开手,勾住福荣的肩膀。

 

“宋程也是Alpha,希望Darling不要被他影响。”周福荣还是不放心,他叹口气看向月亮,心中祈祷乔正初能安然无恙的回来。

 

TBC。

……求轻拍QAQ

评论(18)
热度(31)

© Hiroshi_或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