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shi/或诚。
极地常驻,杂食。

自我满足娱乐为上,感谢每一份喜欢。

【3Bo】【初富】Perfect Match(完美契合)(ABO)Patr2

CP:乔正初/张来富

分级:NC-17

原作:赌场风云

警告:ABO设定,慎入,剧情走向不同于原作。




4,

 

空调的温度有些低。

 

张来富将被褥拉得更紧,白色的布料把脖颈和枕头之间的缝隙塞的满满。

 

就像他此刻的心情。

 

怡人的气味包裹着他全身,他不能搜索出一个准确的词汇去描述,但他能感受到它们就在自己身周、体内。

 

隐隐约约有开门声和谈话声传来,张来富慵懒的翻身,不愿撑开眼皮。

 

乔正初拿着医生给他的药物走进卧室。

 

张来富如同有感应般倏然睁开双眼,疲乏和脱力感争先恐后的传来,他呻吟一声,艰难的支撑起身体。

 

“喝水。”乔正初见他起身,便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张来富。

 

性别分化会让Omega失去大量水分,如若不注意及时补充极有可能损害到Omega的身体。

 

张来富没多想,乖乖的接过,这才留意到自己的喉咙干涩嘶哑,连一句谢谢都说不出口。

 

乔正初问:“你知道什么是Omega吗?”

 

张来富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乔正初似是早已料到,简略的陈述了一下张来富现在的情况。

 

不久前,乔正初的私人医师来给张来富检查过身体,得出的结论是张来富从小在外流浪,身体严重营养不良,导致性别分化延迟,才会让别人误以为他是Beta。

 

而乔正初大量释放的Alpha信息素,阴差阳错之下为他推开了性别分化的那扇门。

 

Alpha的信息素本身就会让未结合的Omega受到极大影响,乔正初在Alpha之中也是处于顶尖的那一小撮,经常陪伴张来富的齐欢畅和李青云又都是Beta,首次直接接触大量纯度极高的Alpha信息素,带给张来富的身体极大刺激,直接跨入性别分化那道坎。

 

换一种说法,如果不是遇到了乔正初,张来富的Omega特征可能显露的更迟。

 

乔正初有些无奈,对方人生轨迹的重大改变似乎都是因他而起。

 

不管是以CEO的身份,还是Alpha的身份,乔正初从来都不会逃避自己的责任。

 

张来富听得半懂不懂,他对于这方面的了解本就不甚全面,初中水平的教育并不足以让他理解复杂的生理,他只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体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很舒服。

 

他不讨厌这种改变。

 

5,

 

经过一天的休息,张来富已经可以正常行动,但乔正初还是不敢放任他一个人。

 

前天他不过是出去联系齐欢畅,离开房间一小会,这小子就敢自己从窗户溜出去,结果招惹上古惑仔,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而现在张来富成为了Omega,乔正初更是不敢,也不想让其他人接近张来富。

 

即使自己已经进行暂时标记,但也不能完全保证张来富的安全。

 

青涩的Omega能有多大的吸引力,他已经亲身体会过。

 

乔正初微眯双眼,和张来富建立起生理联系后,对方的味道对于他而言更加浓烈,如黑夜中穿过迷雾的灯塔,无时无刻诱惑着趋光性的生物。

 

他现在是属于自己的Omega,乔正初的心底没由来的窜出这个想法,那么保护他似乎是理所当然。

 

6,

 

乔正初有一双很好看的双手。

 

骨节分明的手指灵巧的摆弄一副红白底纹的扑克牌,洗牌的唰唰声响马上吸引了张来富的注意力。

 

他睁大双眼盯着乔正初的动作,数字和字母在他眼前纷飞。

 

乔正初把五十二张牌背面朝上,逐一摆放开

 

每排十三张,整整齐齐的四排,铺满木质的书桌。

 

他思索着,无意中发现沙发后面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乔正初露出一个笑容,眼角出现好看的纹路。

 

只有发自内心的微笑才会带动眼轮匝肌的收缩。

 

奥利斯CEO突然想逗弄一下张来富。他故意抬高右手,悬在半空中,似乎在犹豫究竟该翻开哪一张。

 

乔正初的余光看到那一团黑色的物体晃来晃去,跟着自己的手指移动。

 

张来富回想着乔正初洗牌的画面,他全神贯注的盯着乔正初的动作——那一张是方片3,这一张是梅花Q……

 

乔正初掩面,嘴角在手掌后挑起戏谑的弧度,他往后一靠,索性直接看着张来富。

 

张来富吓了一跳,赶忙又躺回在沙发上。

 

“过来。”

 

平稳的声音藏着几分笑意。

 

这两个字在张来富的耳中就如同被赋予了莫名的吸引力,他别别扭扭的垂着脑袋走过去。

 

看着对方磨磨蹭蹭的动作,乔正初别过头笑得更深,这小子就像个小动物,对他既是亲近又是害怕。

 

乔正初站起身,把椅子让给张来富。

 

“要玩吗?”他指指摊了满桌的扑克牌。

 

张来富忐忑不安的看着乔正初,他耸动一下鼻子,视线盯着乔正初的裤脚,又轻又缓的点了点头。

 

直到张来富坐好,小心的把椅子往自己身边挪了挪,乔正初才反应过来,这小子刚才在闻他的信息素。

 

虽然张来富还不太理解信息素的作用,但他的本能教会他感知信息素的变化,借此判断乔正初的情绪。

 

毕竟现在乔正初是他的Alpha。

 

乔正初的思绪很快随张来富的动作转移到了另一个方向。

 

张来富一张接一张的揭开扑克牌,脑海中早已解开这52张扑克牌组成的方程式,他现在所做的,只不过是一步一步将其展现在乔正初面前。

 

青年的动作越来越快,随着牌面一张张揭开,那张清秀的脸庞上浮现自信的表情,张来富的眉眼舒缓开来,长久隐藏在眼眸深处的胆怯和畏惧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愉快和惬意。

 

乔正初的视线被粘在桌面上,他惊讶的看着被掀开的扑克牌,相同数字的纸牌被青年一张张找出来。

 

如果这不是巧合——

 

他看向那张绽放肆意光芒的脸庞,黑色的瞳仁惊人的明亮,将自视甚高的乔正初牢牢攫住。

 

褪去消极怯弱之后的张来富,让乔正初为之动容。

 

张来富是一块璞玉,而乔正初知道,他可以成为最好的工匠。

 

这是属于他的Omega——一窜而过的想法让乔正初的胸膛剧烈起伏,随着心脏跳动而迸发出的血液带着灼热的温度流遍四肢百骸。有力的鼓动声溢满胸腔,一下下砸在乔正初的脑海。

 

他再也没法忽视潜意识中属于Alpha的低语,张来富还在继续解开扑克牌的谜题,而伴着每一张牌面所逐渐打开的却是乔正初涌动的占有欲。

 

张来富如同一块轻声投进水潭的光滑诱人的玉石,在乔正初的心底制造不绝的涟漪,最终化为惊涛骇浪。

 

年轻人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手掌僵在半空中,Omega和Alpha间特殊的枢纽分毫不差的将乔正初的情绪映射在他的脑海,那是在黑夜中拍打悬崖的海浪,来势汹涌不可阻挡。

 

还未等张来富做出什么反应,信息素如浓云般涌来,将无措的Omega挟裹,紧紧纠缠,代替主人宣誓主权般的喧嚣。

 

乔正初没有移动身体,他就那样看着张来富,年轻人抬头,对上他深不可测的眼眸。

 

张来富不知怎的竟红了脸庞,不习惯与人对视的他被乔正初看的手无足措,年轻人将双手握拳,放在自己的双膝上,沁出的汗水沾湿他的手掌心,他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轻轻的咬住下唇,低下头的同时还不忘再看两眼扑克牌。

 

乔正初哑然失笑,理智被年轻人的小动作拉回些许,他从背后靠近张来富,揭开剩余的两张扑克牌,是红心和黑桃A。

 

高档的西装布料擦过张来富的脸颊,乔正初的手掌移到张来富的后颈,轻轻摩挲着那一块敏感的肌肤,指肚下面是他留下的几个小小的凹痕。

 

张来富微眯双眼,带着惬意的轻哼从鼻腔传出,洒在乔正初心底,他用另一只手捏住张来富的下颌,年轻人乖顺的依着他的力道仰起头来,脖颈划出诱人的弧度。

 

“阿富。”乔正初的声音远比他自己所想的温柔。

 

混合着信息素的吐息落在张来富的鼻翼,拂过浓密的睫毛,温热的呼吸夹杂着乔正初清冽的气味,让张来富一下失了神。

 

“和我学牌吧。”

 

乔正初离的更近,两人的鼻尖就快贴到一起,气息相互纠缠到暧昧,他捏了捏张来富的下巴,唤回他的注意。年轻人毫无防备的跌进深潭般的眼底,这是他第一次和他人近距离的双目相对,距离近到他真的以为和面前的男人亲密无间,一呼一吸间溢满的都是乔正初的气息。

 

“……好。”张来富没有多少犹豫,过度亲密的间距容不下任何与拒绝搭边的话语,况且他无依无靠,自然也无所可失,他一生过的浑浑噩噩,唯一认定的也只有对扑克的喜爱。

 

或许还有对面前男人的钦慕,张来富别扭的偏过头,千万思绪划过脑海,他却抓不住任何一个。


TBC。

评论
热度(29)

© Hiroshi_或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