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shi/或诚。
极地常驻,杂食。

自我满足娱乐为上,感谢每一份喜欢。

【3Bo】【初富】Perfect Match(完美契合)(ABO)Patr1

CP:乔正初/张来富

分级:NC-17

原作:赌场风云

警告:ABO设定,慎入,剧情走向不同于原作。



1,

 

张来富很惶恐。

 

睁开眼,映入瞳孔的是陌生的天花板。

 

张来富静悄悄的转动了一下眼球,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

 

房间的装潢很精致,比他原来住的小屋子宽敞不知道多少倍。

 

他踩着拖鞋,一开始还带着几分不安,发觉没人后便在房间里窜来窜去,好奇的左右打量。

 

桌子上放着果盘,张来富这才觉得肚子有些饥饿,记忆中他最后下肚的东西竟是野狗剩下的残羹,数天的食不果腹最终让他晕倒在街头的长凳上。

 

这时,门外传来了声响,张来富透过猫眼看到有人站在门前,他像一只受惊的动物,惊慌的四下环望,但是房间的布置空旷而有序,几乎没有冗余的摆设,这让张来富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藏身之所。

 

最后他将目光投向了窗边干净整洁的窗帘。

 

乔正初推门而进,打量了一圈,没有看到被手下找到的青年,这让他稍微蹙起了眉头。

 

乔正初是一个Alpha,更是Alpha中极端的那一类型,在他平时不动神色的神情下,隐藏着的是极强的控制欲。

 

他不喜欢事情脱于控制,同时又享受意外带给他的乐趣。

 

然而鼻尖捕捉到的一丝气味让他平静下来。

 

乔正初对气味捕捉的能力比一般的Alpha还要强上不少,嗅觉的敏锐让他养成了一些说是洁癖都不过分的小习惯,他不喜欢别人的气味沾染在自己身上,这点让福荣嘲笑了他很多年。

 

他关上门,一眼便看到了窗下的人字拖。

 

乔正初拉开窗帘,金灿灿的阳光洒落进来,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转过了身去。

 

张来富猫着腰谨慎的靠近那扇木质的双开门,离把手还有几步之差。

 

他偷偷的看向乔正初的方向,才惊觉对方已经发现了他,敏锐的视线将他钉死在原地。

 

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落在乔正初身上,给他的轮廓镀上一层金边。

 

张来富瞪大了双眼,西装革履的男人站的笔直,气度从容而冷漠,逆着光,他看不清男人的表情。

 

乔正初带着兴味看着不安的年轻人,黑色的眼睛透露着无措和惊恐,脸庞沾满了油污,视线下移,脏兮兮的连帽衫甚至看不出原来究竟是蓝色还是灰色,露出的小腿和脚掌满是污垢。

 

年轻人那双透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2,

 

很多人认为奥利斯的CEO乔正初是个出色的Beta,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乔正初是一个不折不扣的Alpha。

 

比起利用体质的优势,他更偏爱在心理的战场上征服对手。

 

每一个赌局,每一次梭哈,都是属于他乔正初的战场,而这战场也是他精心挑选的。

 

每一个在牌桌对面,大肆散发信息素的、自负到不知天高地厚的Alpha,最终都败于他手下。

 

输得不甘心不服气的有,输得心服口服的有,觉得输给一个Beta是耻辱的也有,但是每个人的心底都被深深埋进一分畏惧。

 

乔正初的控制力很好,好到能在牌桌上用一挑眉,一轻笑,便可以骗过所有人。

 

这样的人,能将信息素完美的收敛也不足为奇,比起其他信息素伴随着情绪波动的Alpha,他的气味实在是太过细微,旁人便理所当然的将他当做普通的Beta。

 

也是,他平时西装革履,虽然一举一动都带着不凡的气度,却唯独没有表现出身为Alpha的优越感。

 

所以当极具攻击性的、溢满侵略性的、宣泄着主人愤怒的Alpha信息素以乔正初为中心,如同风暴一样席卷而来时,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僵立在原地。

 

几个小混混惊惧恐慌的跪在地上,身体被一只无形的手掌牢牢的掌控,缓慢而无情的挤压。

 

张来富瞪大了双眼,大口的呼吸,乔正初的信息素钻入他的口腔,进入身体,本应是充满压迫性的信息素在他周身却柔和而温暖,就像在台风中给他撑起一把完美的保护伞。

 

张来富躺在地上,蜷缩成一团,他收拢双臂,好似这样就能抱住那虚无缥缈却又确实存在的气味,他平生第一次觉得充满安全感。

 

接到电话赶来的齐欢畅和李青云在巷口也停住了脚步,两人皆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面无表情的乔正初,这风暴的边缘都险些将他们刮伤。

 

“还不滚。”

 

周身的压力陡然一松,呼吸之间,迸发的信息素消失的无影无踪,那几个小混混听到乔正初冰冷的声音才回过神,连滚带爬的离开,疯狂的奔向马路对侧,司机不满的打着喇叭,大骂他们不长眼睛。

 

乔正初脱下外套,包裹住张来富。

 

张来富自己拢了拢那件做工精致的黑色西装,将鼻子埋进柔软的布料里面。

 

那上面满是乔正初的味道。

 

乔正初有些好笑的看着他的举动,他轻笑出声,张来富触了电一样在水泥地上蹭着后退些许,同时他将乔正初的外套拉的更紧,生怕被拿走。

 

乔正初柔和了眉眼,蹲下身,散发出一些信息素,它们如海水般平静,缠绕在乔正初身周,他对他伸出手:“过来。”

 

张来富条件反射的靠近。

 

李青云和齐欢畅这才回过神,赶忙走了过来。

 

张来富如临大敌似的看着齐欢畅。

 

胖子讨好的笑了笑:“阿富,跟我回去吧,我保证……”

 

“不!”张来富打断了齐欢畅,“我想跟着乔先生。”

 

乔正初一愣。

 

齐欢畅第一次看到阿富的眼神是如此坚定。

 

3,

 

乔正初带着张来富再次回到那个酒店。

 

对于张来富,他有些头疼。

 

他知道张来富其实是齐欢畅的弟弟齐欢乐,对于他,乔正初始终存在着一分内疚。

 

正是由于当年尚未成熟的自己心高气傲,故意考验齐欢畅,才导致他们兄弟失散,要不然张来富也不至于沦落至此。

 

乔正初看了一眼在沙发上坐立难安的张来富。

 

仅仅这个原因,就让他没有办法冷心冷面的拒绝张来富,但是他也不能就这样让张来富跟着自己走。

 

他需要的是有才华或心志的人才,而不是连人际交往都不会的张来富。

 

“为什么要跟着我?”他收拢思绪,问张来富。

 

张来富似是惊讶乔正初的突然发问,他抱着早已被揉皱的西装,呆愣了好一会才吞吞吐吐的开口:“乔先生……味道……很好闻……”

 

只吐出了这几个字,他便抿住嘴唇,低下头去埋在乔正初的衣服里面,脸颊像要燃烧般的滚烫。

 

这下轮到乔正初无言。

 

他不禁疑惑,一般的Beta会这么喜欢Alpha的味道?

 

Alpha的气味大多充满攻击性,一般情况下若是不加收敛,会让身旁人感到不适。真正具有吸引力的是Omega的味道,它们多半散发出蓊郁的芳香,煽动着没有结合的Alpha躁动的神经,而Beta对气味的敏感比Alpha和Omega都弱上很多,自身也几乎不会散发信息素。

 

乔正初的思考被一声闷响打断。

 

张来富从沙发滚落,摔倒在地毯上,浑身颤抖。

 

“你怎么了?”乔正初来不及细想,半跪着托住张来富的后脑。

 

张来富急促的喘息,说不出话,汗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分泌,打湿他的后背。

 

张来富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化成一团水,酸软的不像样子,眩晕感一阵又一阵的侵袭大脑,让他意识模糊成一片混沌。

 

一丝香甜的味道从张来富身上散发出来。

 

乔正初呼吸一窒,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紧接而来的芬香将乔正初的那一点疑虑打碎。

 

如同闸门被打开,信息素从张来富体内奔涌而出,从打开的每一个毛孔泄露。

 

那绝对不是一个Beta能散发出的信息素。

 

那是香甜的、干净的、充满诱惑的青涩Omega味道。

 

乔正初猛的松开双手,猛然后退几步。

 

他抽出手帕掩住口鼻,迅速离开客厅,远离躺在地上的张来富。

 

乔正初从随身携带的黑色皮质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狭长的铁盒,浓烈的信息素让他几乎克制不住自己,手指轻颤,尝试了两次才打开盒子。

 

黑色的衬布上面静静的躺着两只针剂。

 

乔正初拿出一只,给自己注射。

 

药剂缓缓的被推入乔正初的体内,他闭上双眼,平复内心的躁动。

 

注射器里面装着的是Alpha抑制剂,所幸他为了以防万一,有随身携带的习惯。

 

乔正初怎么都没想到张来富会是个Omega,按理来说,二十多岁的张来富应该早就经历了性别分化,为什么会现在才迎来第一次改变。

 

乔正初再次靠近张来富,弥漫在空气中的Omega味道对他的影响已经弱化很多。

 

张来富紧紧的抱着乔正初那件外套,将脸庞凑近,急切的呼吸残留的Alpha信息素,就像一尾误上大陆的鱼。

 

乔正初思考了一会,接着Alpha信息素从他身上散发,如同被褥将张来富裹在里面。

 

对正在进行性别分化的Omega来说,Alpha信息素是再好不过的良药,他们就像渴求毒品一般希望得到Alpha的安抚。

 

乔正初的信息素干净、清冷到无情,纯粹到不含一丝杂质,就像森林清晨的空气,带着寒气却沁人心脾。

 

张来富感觉那一把焚烧他的烈火被逐渐的压制,却始终带着复燃的危险。

 

仅仅是信息素还远远不够,乔正初无比清楚的这一点。

 

过去也有对手用处于发情期的Omega来诱惑他,得不到抚慰的痛苦足以让Omega们不惜一切的想爬上他的床。乔正初从未让他们得手,他也不曾被其撕心裂肺、求而不得的苦痛神情而打动,最多仅是有些怜悯。

 

怜悯这些天生处于弱势的群体。

 

虽然乔正初没有和Omega结合,他内心的想法始终不曾改变。

 

无论如何,Omega是应当得到呵护与保护的群体,而不是被当做打击Alpha的工具来利用。

 

面对那些不曾谋面的陌生Omega,乔正初能做到冷面以对,全身而退,但是对张来富——

 

他看着年轻人紧皱的眉头,流淌的汗水,咬紧下唇的牙齿,难耐而无措的神情,蜷成一团的身躯。

 

他动了恻隐之心。

 

乔正初掰开他攥住衣服的双手,将他搂在怀里。

 

张来富将头埋进乔正初的胸膛,本能驱动着他肆意靠近身前的Alpha,贪婪的渴求男人身上纯粹的Alpha气味。

 

乔正初是一个出类拔萃的Alpha,他的信息素如若带有攻击性,即是一把兵不血刃的无形利剑,即便是对气味不是很敏感的Beta也会下意识的排斥,那是生物远离危险的本能。

 

第一个靠得他这么近,没有别有用心的企图,隐晦的用意,伪装的动机,而是毫无防备且完全依赖他的人,是张来富。

 

虽然有着生理原因的驱使,但乔正初依旧动容。

 

 

服装店对方在镜子后无助的藏躲。

 

看着他一身整洁西装和铮亮皮鞋的钦慕眼光。

 

给他挑选衣服时难为情的偷瞄。

 

被小混混推倒在地时对自己的信赖。

 

还有对自己的信息素毫不介怀的全盘接纳,甚至是更多的依恋。

 

 

 

或许是第一次有人无条件,无保留的给予自己信任。

 

乔正初眼光闪烁,一部分感情超脱理智的束缚,他不知道那是Alpha本能的驱使还是他内心的悸动。

 

抑或两者都有。

 

他伸手轻抚对方的发丝,指肚传来汗水的触感。

 

近距离的接触,让那些Omega信息素突破抑制剂的压制再次窜入他的鼻腔,年轻人的味道让乔正初联想到菲律宾湛蓝的大海,一碧如洗的晴空,夹杂着海风味道的阳光。

 

纯粹无垢。

 

乔正初的纯粹,带着独属于他的高傲与不屑。

 

而张来富,那是一份未经世事,没有被任何人染指的纯粹。

 

乔正初按住张来富的后脑勺,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肩窝,撩人心脾。

 

他低头,鼻尖在后颈巡梭。

 

先前乔正初带张来富去了理发店,过长的发梢被剪掉,隐藏在其下的肌肤带着长久不见阳光的白皙,展露在乔正初眼前。

 

乔正初用牙齿衔住那一小块皮肉。

 

温热的肌肤下是Omega最为关键的腺体。

 

Alpha对Omega的标记分为两种,一种是短暂标记,另外一种则是Alpha在Omega体内成结,两者进行一生的结合。

 

怀中刚刚完成性别分化的Omega不断刺激乔正初的神经,张来富的汗水早已打湿他白色的衬衫,隔着湿透的布料,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年轻人炽热的呼吸和脸庞滚烫的温度,它们撩拨着蕴藏在他体内的Alpha本能,让他血脉偾张。

 

乔正初的下腹变得灼热。

 

心脏愈跳愈快,随着每一次鼓动而奔流的血液都在催促他将怀中的Omega据为己有。

 

乔正初闭上眼,将脑海中多余的念头驱逐,平复周身躁动的信息素。

 

他将牙齿轻轻刺入肌肤。

 

张来富的身体骤然僵硬。

 

乔正初用另一只手由上到下的轻抚脊柱,安抚未经世事的Omega。

 

信息素从牙齿注入腺体,随着血液流动,进入张来富的进内,流遍他的四肢百骸。

 

即使是短暂标记,也让乔正初感受到身为Alpha的原始满足感。

 

张来富低吟出声,整个躯体都依附着乔正初。

 

恍惚中,一股清凉的水流进入了他的身体,把似乎要将他燃烧殆尽的燥热扑灭,脱水又脱力的身体终于不堪重负,陷入沉睡。

 

乔正初松了一口气,咬痕标记能让张来富安全渡过他的第一次发情期,最后他的信息素会随着对方身体的新陈代谢而在二十天左右缓慢排出。

 

他将张来富安置在宽大的沙发上,打电话给他的私人医师。

 

做完这一切,乔正初低头看着自己下身支起的帐篷,露出一个苦笑,认命的走进浴室。

 

不一会儿,水流落在玻璃上发出节奏的敲打声。

 

张来富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沉沉的睡去,暖黄的夕阳透过玻璃和白色的帘布,投洒在客厅中央,空气中弥漫两人的气味。

 

相互交融,完美契合。


TBC。

 



评论
热度(32)

© Hiroshi_或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