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shi/或诚。
极地常驻,杂食。
没什么技能的社会人,喜欢摸鱼和剪辑,偶尔会搬运/和朋友自汉化。

·YGO-亮艾/反逆组
·井浦新/堺雅人/小栗旬
·三月的狮子

很高兴认识你。

【3Bo】Change for you,Doctor.(江世孝/姚日山)Part2

CP:江世孝x姚日山


分级:NC-17


原剧:学警狙击,好心作怪。


2,


 

这一晚江世孝的睡得很好,没有被梦境侵扰。

 

以前他梦到过监狱里最痛苦的那段生活,梦到过他被杜亦天出卖,出现次数最多的是被警察带走的女儿,那双未经世事的眼眸中满载着对他这个父亲的憎恨。

 

他梦到的绝大多数都是痛苦、抑郁的人生低潮。

 

他在梦中反反复复被折磨。

 

久而久之,他习惯了这种痛苦,他经历过的所有低谷都像被一把刀子雕刻进了他脑海的深处。

 

他在梦境中反复品尝,反复经历。

 

刚进监狱的几天,他每晚都辗转反侧,夜夜难眠,一阖上眼,浮现在黑暗中的就是女儿注视着他的那双眼。

 

直到他那天吃饭的时候被麻烦找上。

 

两个陌生人在他离开分餐桌的时候狠狠的推搡了一下,他一个趔趄,盛汤的晚咣当一声摔在地上。

 

他这才发现整个食堂早已安静下来,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已站了一圈看热闹的囚犯。

 

余光瞟到无动于衷的狱警。

 

江世孝低头看着洒满一地的菜汤,进监狱以来所有的复杂情绪此刻都慢慢沉淀,最后化为暴戾,几秒后,在对面两个人的嗤笑挑衅声中抬起了头。

 

他露出了进监狱以来的第一个笑容,轻轻挑起嘴角,漆黑的瞳孔倒映出对方诧异的表情和如同看疯子的眼神。

 

然后他确实如疯子一样突然出手,把餐盘狠狠的扣在左边人的头上,油汤从那个男的头顶流下,不锈钢的餐盘被砸的变了形。

 

同时他低头躲过迎面而来的拳头,抓住来不及收回的手腕,抄起一旁的胶椅砸向另一个人的后颈,那人当即倒地,侧脸摔在那一滩洒落的菜汤上。

 

被他砸了一盘子的人大叫着扑过来,他猝不及防挨了一拳,血从口鼻中窜出。

 

江世孝倒退了两歩,顾不上擦拭血迹,侧身用肩胛撞了上去,那人狞笑着出拳砸向他的腹部。

 

然而他没料到这是江世孝故意露出的空门,挨了一拳的同时江世孝如法炮制的狠狠握住他的手腕,由于以前长期的劳作,江世孝的力气比一般人大很多,平时穿半袖露出的半截手臂精壮有力,在对方手臂绷直的同时他早已抬高的手肘迅速的落下,狠击肘部关节,男人发出的惨叫让围观的人眼神从戏谑变成了惊恐。

 

狱警大喝着拨开人群冲过来。

 

江世孝没有理会,他扯着男人被打断的手臂压在背后,另一手揪住他后脑勺的头发掼向桌板。

 

撞击声响起,男人再无挣扎之力,就像一只待宰的家畜被江世孝握在手中。

 

狱警冲上来拉开他们两个,准确的说是拉开江世孝。

 

他被警棍抽了好几下,没发出一点声音。

 

再被押走之前,他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环视了一圈,额角在冲突中被撞破,猩红的血迹沾染了半边脸。

 

离他最近的一个人被吓得跌坐在地上。

 

 

后来他从禁闭室被放出来,才知道那是监狱大佬的试探。

 

 

那两人的监舍都在附近,每次他们路过,都会偷偷打量江世孝。尤其是当他看书时,经常能感受到若离若即的视线。

 

有一天他实在厌烦,便不再装作不知,从书本里抬起头来,露出一个笑容。

 

那个光头两腿一软,狱警扶住他询问情况。

 

从此之后所有人都是低头匆匆走过他的监舍,就像里面住着什么鬼怪。

 

 

 

 

在监狱他养成了浅眠的习惯,他就像一匹孤狼,警惕着身边的一切。

 

所以走廊里隐隐约约的嘈杂声足够将江世孝唤醒。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帘隐约的洒落进来。

 

江世孝喝光昨天剩下的半杯水,探手按下了搁在枕边的按钮。

 

护士给他拿来了早餐,一眼就能看出是医院统一制式的餐盘。

 

江世孝小小的失望了一下,他还是更喜欢姚医生的手艺。

 

护士见他没有别的事情,转身准备离开,她打开门,江世孝注意到走廊的嘈杂声已经消失。

 

“刚才外面怎么了?”

 

“听姚医生说是有古惑仔来挑事,我也不是很清楚详情。”护士的语气透露出嫌恶。

 

江世孝一听便知,原来是因为他自己。

 

他只跟杜亦天说过自己在哪家医院,进兴的人能这么快找到他也不足为奇。

 

 

 

“下次这种人来找江先生,直接拒绝。”

 

熟悉的声音罕见的带着几分怒意,江世孝动了动眉,脸转向门边。

 

虽然只能看见半个侧影,江世孝也十分肯定那是姚日山。

 

他露出一个有些愉悦的笑容。

 

“再跟前台的护士强调一下,还有晚上轮班的也是……算了,还是我自己去说。”

 

护士的脚步声远去,姚日山走了进来。

 

“江先生,早晨。”

 

“早晨。”江世孝点了点头,甚至还露出一个轻缓的笑容。

 

“江先生遇到什么好事,这么开心?”姚日山有些好奇的凑过来,前两天江世孝给人的感觉是压抑而冷淡,显然不如今天容易接近。

 

江世孝自己也有点诧异,他对面前的医生放下了戒备,甚至带着几分善意和友好,从监狱里带出的戾气和狠历都淡化不少。

 

“没事,只是觉得难得这么平静。”江世孝偏了偏头,看到姚日山除了拿着那个不离身的蓝色文件夹,肩下还夹着几本书。

 

注意到江世孝的视线,姚日山把书籍放在床头,还拿起一本在江世孝眼前晃了晃:“怕江先生你一个人住院太无聊,从家里带了几本书。”

 

姚日山随手翻了翻手里那本书:“这本书我看的次数最多,不过一直没有去看英文原版,最新一版在香港有点难买到。”

 

 

“……”江世孝从他手中接过,看到封面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你拿……《赫斯特心脏病学》还有——,”他扭头看了眼旁边两本分量都不轻的书,“——《系统解剖学》,《药理学基础》给我打发时间?”

 

姚日山笑了几声:“了解下医生不是也挺好的?”

 

他凑上前仔细观察了下江世孝的表情:“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向室友借两本书,他是个推理狂,有一堆侦探悬疑小说。”

 

江世孝偏过头笑了一声:“不用了,我对小说不感兴趣。”

 

而且他这点伤势,根本不用住几天院,哪需要这么多书。

 

“说起来,你是心脏科的医生?”江世孝指了指那本《赫斯特心脏病学》,从侧面露出很多用来标示的小纸条,看的出姚日山认真读过很多次。

 

“是啊,我是心脏内科的医生,不过还在实习期间,”姚日山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食指下面正是心脏的位置,“导师说我们不光要治好病人心脏的疾病,还要治好心灵的病痛,这才是最好的心脏科医生。”

 

说的简单。

 

江世孝不置可否的看着姚日山。

 

“我想成为一个好医生,尽自己所有的努力去救治每一个患者。”年轻医生眼里闪烁出惊人的光芒

 

可以说的上是天真的理想化。

 

江世孝看着年轻人向往的表情,沉默了一会开口:“心里经历过的痛苦不会那么容易被遗忘。”

 

“我知道,不过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未来会发生什么每个人都预料不到。还有,没有经历过那些痛苦,又怎么能察觉到更美好珍贵的东西?”姚日山挑眉看向江世孝,像是在等待一个回答。

 

“说不过你,”江世孝无奈道,“去做人生导师吧,Dr.Yiu。”

 

“不行,你可是我的第一个病人,怎么能不管你。”

 

姚日山能力突出,早就被内定为住院医师,等医师执业证颁发下来就能直接留下来工作,这家医院的心脏内科教授非常喜欢这个学生,这次也是破例让他担任江世孝的一线医生,一是江世孝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二是让他提前熟悉。

 

“好啊,你不会是也想治疗一下我的心吧。”江世孝开玩笑般的说道,只有他自己能察觉其中的讽刺意味。

 

“江先生笑起来很好看。”

 

江世孝有些诧异姚日山会突然这样说。

 

“多笑笑啦,别整天都绷着脸,”姚日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纸盒打开,“给你一颗朱古力,吃了它能让人变得开心。”

 

姚日山把一个小小的长方体放在江世孝的手心。

 

这次江世孝握住了那只手。

 

让他惊讶的是姚日山竟然很快的回握住。

 

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姚日山就像触电般松开。

 

年轻医生的脸有些发红,平日里精于分析疑难病症的脑袋一片混乱。

 

慌乱的关门声响起,姚日山几乎落荒而逃。

 

江世孝有些哭笑不得,他也有些惊讶于自己刚才的举动,但没有料到姚日山的反应会那么大。

 

剥开包装纸,江世孝含住那枚朱古力。

 

江世孝第一次见到这样真挚友善的人,接近自己对于姚日山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处,在透露出自己和社团有恩怨后,姚日山也没有疏远,反而去维护他。

 

他对自己这个病患可以说是好到超出一般的医患关系太多。

 

不屑的同时有些想要接近,这样纯粹,散发出美好的人。

 

淡淡的甜味从舌尖散发。

 

江世孝以前是不爱吃甜的,这次他却觉得朱古力的味道比记忆中好上很多。

 

 

 

姚日山坐在沙发上,注视着病例,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这下丢脸了,他把脸埋进手掌,感觉被江世孝握住的手有些发烫。

 

在内心责怪自己行为草率的时候,室友唐善知从门后鬼鬼祟祟的探出半张脸。

 

姚日山随手甩过去一个抱枕。

 

唐善知捡起抱枕,带着八卦的表情凑上去。

 

“看什么看。”姚日山没好气的看向他。

 

“作为一个尽责的室友——”唐善知夸张的挑了两下眉毛,“——我觉得我有必要关心一下什么事情让你烦恼了一天。”

 

“……”

 

“哦——”唐善知又露出了八卦的表情,“能让你这么烦恼的肯定是——”

 

“是什么?”姚日山飞快的抬头。

 

“老实说,你是不是恋爱了?”

 

“……哈?!”

 

“自己想谈恋爱,别拿我开刀。”姚日山推了他一下。

 

“好好好,我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事情让你不开心。”

 

“我不是不开心,是——”姚日山顿住。

 

“是什么?”

 

“……”姚日山再次沉默,他自己也不知道。

 

“那就是恋爱了!”唐善知不怀好意的笑了几声,趁着姚日山没来得及发火,抱着抱枕溜回自己的房间。

 

姚日山看着对方离开的方向喃喃道:“有病……”

 

心跳却莫名有些加速。

 

“难道……真的恋爱了?”

 

TBC。


……画风就如脱缰的野马,一定是最近在看Dr.伦太郎的错(╯‵□′)╯︵┻━┻

说好的3Bo无虐不欢呢(╯‵□′)╯︵┻━┻

评论(8)
热度(19)

© Hiroshi_或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