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shi/或诚。
极地常驻,杂食。
没什么技能的社会人,喜欢摸鱼和剪辑,偶尔会搬运/和朋友自汉化。

·YGO-亮艾/反逆组
·井浦新/堺雅人/小栗旬
·三月的狮子

很高兴认识你。

【3Bo】Change for you,Doctor.(江世孝/姚日山)Part1

CP:江世孝x姚日山


分级:NC-17


原剧:学警狙击,好心作怪。


渣文笔,圈太冷,痛割大腿肉自己产出orz


不嫌弃的话祝食用愉快。


1,

 

在道上混的难免被人阴,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一点。

 

江世孝——这个在进兴没几个人知道的名字,最近出现的频率却很高,只因为他从台湾出狱,不仅让现任坐馆杜亦天亲自迎接,而且马上成为了半个话事人,虽然社团上下并没有一个人服他,但这虚名和快速的上位还是为他引来了众人嫉妒混杂着轻蔑的态度。

 

树大招风。

 

江世孝早就做好了被人找茬的心里准备,在监狱忍辱负重十年,如今来自古惑仔的挑衅又算的上什么。

 

何况——

 

他江世孝,总有一天将拿回属于他自己的东西。

 

经历了十年监牢生活而显得沧桑的男人轻轻挑起一边嘴角,眼中却不带一丝温度。

 

坐在旁边的阿忠不小心瞟到,手一抖,端着红酒的杯子差点就变成一摊玻璃渣。

 

——幸好他和江世孝在监狱成了兄弟而不是死敌。

 

 

虽说如此,江世孝在面对从转角呼啸而来的汽车时,饶是波澜不惊如他,也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刺耳的刹车声近在咫尺。

 

只来得及侧身挡住要害部位,他便被巨大的冲力撞倒在地。

 

想要他的命?没那么容易。

 

人群的惊呼和汽车开离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江世孝抬了抬眼皮,看到的是从人群中匆忙挤进来的身影。

 

刀手?

 

“先生,先生,你能听得到吗?”

 

带着几分焦急的声音打消了他的疑虑。

 

“我是医生,”年轻人检查了一下江世孝的身体状况,松了口气,“救护车马上会到,先生你不会有生命危险,放心。”

 

江世孝在这种时刻竟然歪起一边的嘴角,显露出的轻笑莫名的带着几分从容镇定,脸上的灰尘和血迹也只衬得他淡然不迫。

 

姚日山惊讶的看着他。

 

躺倒在地的陌生男人张了张嘴,他凑近他的嘴唇。

 

“……谢谢。”

 

姚日山无奈的笑了笑,男人平静如深潭的黑色眼眸莫名的让他镇定了下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

 

姚日山,实习医生也是医生,你没问题的。

 

听到从道路远方传来救护车的鸣笛声,他松了口气,才发觉手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沁满了汗水。

 


 

姚日山一手拿着文件夹推门而进,抬头时才发现江世孝已经醒了过来,黑灰色夹杂的发丝有几分凌乱。

江世孝倚在床头,肋骨传来的疼痛让他的姿势显得有几分不自然,右手被打上了石膏,想必短时间内恢复不了。

这个念头让江世孝皱起了眉头,这下有些麻烦,在古惑仔眼中,他这个假大佬受伤只会是他们变本加厉的理由。

姚日山轻轻关上门,露出一个笑容:“先生,你醒了。”

只是陈述显而易见的事实,却不失为一场对话良好的开头。事实上姚日山医生也有些苦恼,他对这位在路上遇到的病患一无所知,而男人过分沉静的表现让他觉得难以接近,对于一个医生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江世孝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年轻医生,他这才转过眼神:“江世孝。”

姚日山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江先生,你好,我是你的主治医师,姚日山。”

听到他的说法,江世孝眉头皱的更深:“我要住院?”

“是的,江先生你右手和肋骨骨折,多个部位有不同程度的挫伤,有轻微脑震荡的可能,”姚日山深吸一口气,“所以,我认为江先生还是留院观察一段时间比较好。”

年轻医生的话语透露出坚定,不明显,却足以让阅人无数的江世孝分辨出来。

他抬起一边眉毛,握住姚日山一直没有放下的手:“那麻烦你了,Dr.Yiu。”

江世孝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他没必要拖着受伤的躯壳和那帮古惑仔玩。

“我只是尽我分内之事,要联系江先生的家人吗?”

“不用,我没有家人。”

江世孝回答的很快,甚至还带着一点笑容。

姚日山握着文件夹的手却紧了紧,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江世孝不等他开头,接着说:“还有一件事想拜托Dr.Yiu”

“江先生尽管开口,我一定尽力帮忙。”

“我不想任何人来看望我,”江世孝看到姚日山疑惑的眼神,补充了一句,“最近我得罪了一些古惑仔。”

“知道,我会跟前台的护士交代。”

“麻烦你了,Dr.Yiu”

姚日山无奈的笑了笑:“江先生不用这么客气,我就不打扰江先生休息了。”

江世孝点了点头。


姚日山出去后,江世孝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还是给杜亦天打了个电话。

毕竟对方是自己现在的大佬,想在进兴待下去表面上还得看他。

江世孝没有一点委屈或者不满,他只是平淡的交待了一下事实,面对听筒中传来的关心,他有些不屑的挑起了嘴角,明眼人都知道进兴上下的人打击江世孝是杜亦天默许甚至支持。

至于那些表面上的表态,也仅仅是做戏给他看。

这个动作扯得他脸颊上还未愈合的擦伤生疼。





江世孝有些艰难的和晚餐做着斗争。

右手被打上了石膏,暂时不能动,他只好用左手夹着筷子。

在不知多少次尝试夹起一团米饭失败后,江世孝无奈的叹了口气,甩了甩由于长时间肌肉紧绷而有些脱力的左手。

无意中抬头,这才看到从嵌在门上的玻璃后露出的一张脸。

姚日山被发现后索性也就推门进来了,他咳了两声忍住笑意:“要不要给江先生换刀叉来。”

江世孝盯着姚日山的脸,心中突然升起几分逗弄的意思,索性往后一靠:“不用了,Dr.Yiu喂我就好。”

姚日山一下僵住。

“怎么,Dr.Yiu方才不是还说不用客气,这就要反悔了?”

看着姚日山瞪大的眼睛,江世孝偏过头低低的笑出声来,露出一排牙齿,眼角显露出几道鱼尾纹,表情霎时生起来。

姚日山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开他玩笑,也笑了起来,看着江世孝的笑容,他眨了眨眼,突然觉得和眼前之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不似一开始,似乎总有一堵高墙耸立着,让江世孝整个人都显得近在咫尺却又不可触碰。

他放下不离手的文件夹,搬了张椅子坐在床边,端起了饭盒,作势竟然真的要喂江世孝吃饭。

江世孝缓缓的收敛住方才还挂在嘴角的笑容,盯住姚日山那双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灵动有神到有些过分的眼眸。

黑色,却是清澈,饶是见识过人心险恶之极的江世孝也找不到善意之外的杂质。

姚日山低头从口袋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勺子,这是他在食堂交返餐盘,看到餐具盒时忽然想到江世时拿的。

本来想直接给他送过来,却没想到在门外看到这个人和筷子纠结,忍不住多看了一会。

“孝哥,还要不要我喂?”

姚日山得意的挑起眉毛,揶揄的笑道。

“细路!”带着几分佯装的恼怒,江世孝伸手。

姚日山乖乖的把勺子递给对方,那不锈钢制的器具已沾染医生手心的温度,温暖的不像是金属。

江世孝的指尖轻触到了姚日山的手心。

“Dr.Yiu这么闲?”

“你也是我的病人,来看看还不行?”姚日山面对江世孝越发的放得开,平日里阳光的本性也展露了出来。

“当然可以,你是医生,你说了算。”

“江先生……”姚日山有些犹豫的开口。

“怎么?”江世孝抬头,左手停在半空中。

“……不,没事。”姚日山扯起一个笑容。

江世孝看了他一眼,也不再多问,专心的吃起便当来。

过了一会,江世孝有些迟疑的问道:“什么时候医院给病号的套餐这么好了?”

而且这饭盒也不像是出自医院,江世孝一直觉得医院和监狱最大的相同点就是伙食,那帮抠门的老家伙总是变着方法省钱。

“啊,那个是我做的,本来是带给我室友唐医生的,”提到他,姚月山露出个无奈的表情,“谁知道他今天有急事请假了,也不给我说一声。”

“那我岂不是沾了光,”江世孝拨弄了一下勺子,认真的看着姚日山,“很美味,Dr.Yiu想必以后是个好丈夫。”

说者无心,这句话在姚日山耳中却有了别的意思。

姚日山在江世孝的目光下竟红了脸庞,绯红一点点的爬上他的脸颊。

“不……我还没有女朋友,江先生说笑了。”

江世孝低头,在姚日山看不到的角度挑起嘴角。

这个医生真是太有意思了。

单纯干净到让人不禁想逗弄。

——也让江世孝对那笑容被打碎之后的情形有些好奇。

这好奇心致命而危险。


评论(1)
热度(32)

© Hiroshi_或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