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shi/或诚。
极地常驻,杂食。

自我满足娱乐为上,感谢每一份喜欢。

【POI】Something Changed 第九&十章 正文完结

 

第九章

 

是夜。

 

Finch睡的很安心。

 

这些天,为了除掉那些障碍一般存在的黑帮,Finch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每日的睡眠时间被他压缩到不到五个小时。而在这些为数不多的时间中,忧虑也始终缠绕着他,致使他在睡梦中都不能放松紧绷的神经。

 

但是今晚,Finch睡的如同婴儿般无忧无虑——他已经处理好所有压在心头上的事情,最重要的是John——没有什么能比这更美好。

 

 

 

次日清晨,Reese渐渐的醒了过来,在察觉到身边有低沉的呼吸声时,他警觉的屏住呼吸,没有睁开眼睛。在察觉到呼吸声依旧规律时,Reese缓缓的张开浅色的眼睛,向着声音的来源处侧过头。

 

窗外的天空朦胧的亮着,室内的光线并不充足,但足以让Reese看清床边的人影:Finch

靠着躺椅,双手交叉搁置在腹部,随着呼吸而起伏,面容沉静而平和,他平日戴的眼镜和打开着的书本放在一旁的矮桌上。

 

 

 

是Craven把他叫醒的。

 

Finch蓝色的眼睛有几分迷茫,声音带着几分慵懒:“现在是什么时间了……”他揉了一下眼睛,这才看清男子的面容,“……Mr.Craven?”

 

“马上就十点整了,Boss。”Craven把眼镜递给Finch,努力让自己的笑意不太明显。

 

Finch没有接过眼镜,反而是扭过头看到早已经醒了的Reese,和那双灰绿色的眼睛正对上,他懊恼的问道:“Craven,John有用过餐吗?”

 

Craven摇了摇头:“之前我嘱咐过他们,现在应该差不多准备好了。”

 

Finch皱了皱眉:“你现在去拿一些食物过来。”

 

“Yes,Sir。”

 

Craven离开后,Finch倒了一杯水,坐在Reese的床边,弯起一侧的嘴角,紧皱的眉心舒展了开来:“Morning,John。”

 

Reese接过水杯,一言不发的一饮而尽。

 

Craven很快的就端着餐盘回来了,Finch和Reese都安静的解决了它们,Finch抽出放在前胸口袋里整叠的整整齐齐的方巾,将其抖开,轻柔而仔细的擦拭掉Reese嘴边食物的残渣。

 

“真没想到我还有用上它的一天。”这块方巾往往只是一种身份和品味的象征,虽然用料极好,Finch在以往的时间里几乎没有真正的去使用它。

 

Reese抓住Finch伸过来的手腕:“这有点浪费了。”

 

Finch倏然松开手掌,让那造价不菲的一小块布料随意的落在地上,沾染灰尘,他回握住Reese骨节分明的手:“我可不那样认为。”

 

Reese没有试图挣脱,他一动不动的看着Finch,这个如同一台精密的机器般的小个子男人,在面对他的手下时平静冷淡还有一点儿不明显的倨傲,而在他们两人独处的时候,他就像一块被高温火焰融化的冰,瞬间变成了温热的水流,一点点的沁入心田。

 

“Mr.Reese,以后你想握多久都可以,但是现在我要离开一趟,”Finch摩挲着Reese的手背,“我去喊个医生来给你检查一下。”

 

“我恢复的很好,Finch,说不定明天我就能挣脱掉这玩意。”Reese拉扯了一下手铐,挑起嘴角,划出一个肆意的笑容。

 

“你总是这么爱逞强,”Finch松开手,带着无奈而包容的叹息声,“John,在医生来之前你要不要洗个澡?”

 

“带着这玩意?”Reese轻笑了一声,“你可真会开玩笑。”

 

“我不是开玩笑,John,只要注意避开你的伤口就好,”Finch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Reese的短发,“况且你的头发真的需要清洗了。”

 

Reese蓦然抬起头盯着Finch的眼睛,他从中只能读出坦荡的真诚和关切。

 

Finch当他是默认了,拿出钥匙,打开了Reese的手铐,揉捏起被束缚了许久的手腕。

 

酸疼让Reese的呼吸急促了一下,他看着灵巧的手指,无措的感觉再次冲击着Reese,他有些怀疑——对方就这么放开他了?随即,他又在心底嘲笑起了自己,上帝,他这是换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了吗?

 

Finch拉着Reese的手腕走到了浴室,打开一侧的玻璃门:“进去吧,Mr.Reese,换洗的衣服我一会儿让医生放在门边,他会在外面的房间等候你。”

 

直到关门的声音响起,Reese才机械的打开水龙头,水流清洗着他的发丝,顺着凝聚成一缕缕的发梢滑到他的脸颊,流过闭合上的眼睑,鼻尖,紧抿的嘴唇,有几滴从下颔处滴落,给他光裸的脚背带来几分湿意。

 

他擦拭着头发,抬头便看到了尽在咫尺的小窗口,虽然尺寸并不足以让他离开,但他知道自由现在是如此的接近他自己。

 

Reese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看着镜中的自己。

 

白色的绷带在裸露的身躯上极其刺目,不屈不挠的包裹着他的肩部、腹部、大腿——那几乎占据了他身体的二分之一。

 

Reese闭上眼,从绷带底下散发出来的药水的味道似乎夹杂着Finch的气息。

 

他第一次发现,缠绕着自己的绷带也能令人感到安心。

 

荒谬。他在心底否定着自己刚才荒诞的想法。

 

他拉开玻璃门,门边的椅子上摆放着折叠好的睡衣和浴巾。

 

Reese光着脚踏出门框,留下几个湿漉漉的脚印。

 

他捧起浴巾,有些粗鲁的擦拭着自己的脸庞,白色的纺织物质地极其柔软,上面也并没有消毒水的气味,反而带着一点点肥皂味道的清香——他记得这个特殊的肥皂香味,Finch说过那是产自一个小国家的纯手工香皂,气味中混合着柠檬草和淡淡的薄荷味,他停顿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极其可能就是Finch用过的浴巾,然后他又突然回想起了Finch擦拭着他嘴角的动作。

 

Reese无力的把脸深深埋进柔软的织物中,深吸了一口气,清爽的味道瞬间溢满他的鼻腔。

 

天啊,他这究竟是怎么了。

 

Reese自暴自弃般的抓起了一旁的衣物。

 

——自由尽在咫尺,然而他却没有了离开的动力。

 

 

 

Reese穿着浅灰色的开领睡衣,没有扣上最底端和最上端的纽扣,脖子上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他拉开门,发现房间里面如Finch所说,已经有一位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青年人。

 

青年人一头金色的短发,穿着白色的外袍,看见Reese之后他挥了挥手:“你好,Mr.Reese,我是ChaceBlake,你叫我Chace就好。”

 

Reese点点头:“Finch的私人医生比我想象的要年轻很多。”

 

Chace拿出听诊器的动作一顿,他抬眸,Reese这才看清青年的正脸,透露出的是一股超出年龄的成熟感,和头发颜色相同的棕色眼眸沉稳而奕奕有神,属于第一眼看上去就能让人安心的类型。

 

“Boss看重的是能力,”Chace示意Reese把衣服敞开,看到Reese精壮的身体上遍布的伤痕,他有些好奇,“你以前是特工?还是雇佣兵?”

 

“有意思,在你来之前Finch没告诉过你吗?”Reese挑了挑眉。

 

“No……”Chace挫败的说道,“Boss不主动说,我们也不会去问他。”

 

“所谓的注重隐私,哈。”

 

Chace眨了眨眼:“你和Boss一样,也是个谜团,Mr.Reese,上一次Boss这么重视一个人还是在好几年前。”

 

“为什么说是重视?”Reese微微睁大了灰绿色的眼眸,紧盯着棕发医生。

 

Chace一边娴熟的检查着Reese的身体,头也不抬的随口回答:“我们都知道Boss最近有多繁忙,毕竟要对付那群难缠的渣滓。”他冷笑了一声,“而他一有空闲就往这边跑,还记得你受到枪伤的那次吗?”

 

Chace叹了口气:“凌晨4点钟,Mr.Reese,我接到Boss的电话,然后马不停蹄的给你取出子弹。”他解开Reese肩膀上的绷带,仔细的检查着暗红色的弹孔。

 

伤口愈合的情况很好,擦好药后,Chace拿出新的绷带,重新包扎好。

 

棕发医生的动作非常娴熟,比起Finch那种照顾Reese一周而学会的动作,Chace的手法熟稔到就像他进行过十几年的实践。

 

“要知道,我见识过数不清的人受过比你严重的伤,”Chace剪断绷带,“但是能让Boss如此动容的?你是第一个。”

 

Reese的眼中闪烁着不明的情绪:“……你是怎么认识Finch的?”

 

“我是被Boss收养的,在我第十三岁的圣诞节。”

 

Reese感到有些吃惊。

 

Chace随即轻笑了一声:“说是收养,其实也只是把我托给组织里照顾而已,但是我很感谢Boss。”

 

“所以你为他卖命?”

 

“卖命吗……是的。我在医学方面很有天赋,我从华盛顿大学毕业之后,一直留在Boss身边,希望能帮上他,哪怕只是多么微小的一点儿。”

 

“而现在,Boss让我来护理你的躯体,”Chace笑了起来,Reese从他的笑容中看到的是信任和自信,“我会做到最好。”

 

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如此笃定的信任Finch,毫不质疑的执行Finch每一个命令,Reese觉得心中五味杂陈,他轻声问道:“在你们心中……Finch,不,Boss是怎样一个人?”

 

Chace好奇的看了看Reese:“我想你自己更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Mr.Reese。”

 

“你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更靠近他。”

 

发现Reese似乎在回避这个话题,Chace转而开始告诉他一些往事,例如Boss是如何发现他的,又是如何让他死心塌地跟随的。

 

在谈到自己第一次想偷Finch的钱,只为了买一部游戏机,被Boss发现之后第二天他就收到了一份匿名礼物的事情,Chace和Reese都笑了起来。

 

Chace收拾好工具,临走时他伸出右手,露出一个微笑:“照顾好自己,看在我的份上,别让Boss担心了,我们明天再见,Mr.Reese。”

 

没有人会想再见识到Finch的怒火。

 

Reese与他握了握手,看着Chace走出房门。

 

 

 

倚靠在墙边的Craven对着走出来的Chace点头示意了一下,Chace搭着他的肩膀:“Boss就那样放着他,不怕他逃跑吗?那家伙可不像是个安分的主。”

 

Craven斜睨了他一眼:“自己知道的事情不要问我,Blake。”

 

Chace耸了耸肩,挥了挥手便离开。

 

Craven点了一根烟,意味不明的看着墙上新装好的电子锁:指纹验证式,从内打开Mr.Wren的终端会收到消息——是打开门让出口畅通无阻,还是让高压电流通过门把手,决定权都在那一个人手上。

 

他抬臂,看了眼手表。

 

是时候准备Mr.Reese和Mr.Wren的午餐了。

 

 

第十章

 

We are one

 

 

用过午餐之后,Reese坐在床沿,骨节分明的脚趾像猫爪一样轻点着地毯,柔软的羊毛带来轻柔的触感,他无声的消化着从Chace医生那里所获知的信息——关于Finch——那个像谜团一般、悄然无声的存在的过去,它们如同一块块零散的碎片,将名为Finch的那块庞大拼图一点点的拼凑完整。

 

室内的空气由于暖气而有些缺乏水分,Reese用舌尖舔了一下嘴唇,转过头去取水杯时看到了站在不远处挺直了背脊的身影。

 

Finch换了一套新的西装,蓝色条纹的衬衫搭配着深蓝色的马甲和暗纹的西装,带着一点儿简单花纹的领带出乎意料的适合他,踏在地毯上的那双深棕色手工制皮鞋Reese曾见到老板穿过很多次。

 

此时Reese不得不在心中感叹,Finch确实有着和他偏向于优雅斯文的外表不同的气势,却又不显得违和,那是充满HaroldFinch个人意味的气场,独特、令人赞叹与着迷。

 

Finch迎着Reese的目光缓步上前,他接过Reese手中的玻璃杯,倒满了水。他递还水杯时,前特工无意中触到了Finch的第一个指节,Reese和Finch的动作同时顿住,两人之间的呼吸声似乎都轻缓了下来。

 

Reese愣了一瞬间,随即他的手背被Finch的另一只手覆盖了上去,Reese的眼底划过几分柔软的色彩,没有挣脱,从Finch手中接过荡漾着水光的玻璃制品,在Finch的注视下一饮而尽。

 

贴身性完美的V领睡衣将前特工优美的脖颈曲线和形状完美的锁骨展现的淋漓尽致,Finch的目光跟随着男人的喉结由上滑下,最终落在从领口处若隐若现的绷带上。

 

痛苦,Finch直面过无数人的痛苦,包括来自于自己身躯的痛苦,然而当它出现在JohnReese的身上时,从来都能冷静面对一切的Finch总不能泰然处之。

 

刺目的白色唤醒了始终存在于Finch心底的愧疚,它就像一块沉重的砝码,时刻称量着他的卑劣,提醒着由此而带来的后果。

 

“你在想些什么,Finch?”面对少有的、并且是在自己面前走神的Finch,Reese兴味盎然。

 

“一些无足挂齿的小事。”Finch挪开了目光,然而Reese注意到对方小幅度抿了一下唇角,表情的变化一闪而过,但Reese就像一只敏感的猫动作迅捷的捕捉住了它。

 

“你认为我会相信?”Reese狡黠的笑了,面对男人明显不想谈及的事情,他不愿轻易放过。

 

Finch对上Reese探究的目光,他读懂了其中的坚定,在愧疚和更多的无奈中,他紧绷了嘴唇——Reese知道这个动作通常代表着一些不好的事情。

 

“我感到抱歉,John,”小个子男人说出口的话语让Reese挑了挑眉,“为你遭受到的这一切。”

 

“不要再说了,Finch。”Reese不悦的打断了Finch,他读懂了小个子男人没有说出口的话语。

 

Reese拉开衣襟,让那些绷带显露的更明显:“你指这些伤口?我根本就不在意他们,一点儿也不。”

 

“我经历过比这严重数倍的伤痛,但他们终究只是物理上的疼痛而已,”Reese不甚在意的拉扯着衣领,“对我而言无足挂齿的疼痛。”

 

Finch抿紧了嘴唇,面对轻描淡写说出如此话语的Reese,将他紧紧抱入怀中的冲动是如此的强烈,即使Finch知道,Reese的身体比他自己强健数倍,但是在那副看似不坚不催的躯体之下,又隐藏了多少曾经触目惊心的伤口——每每想到这点,Finch的心里总是感到阵阵抽痛,尤其是在他认清自己对Reese的情感之后,他引以为豪的理智总会在那些伤疤面前被忘得一干二净。

 

小个子男人攥紧双手:“请不要这样说,Mr.Reese。”

 

Reese短促的嗤笑了一声,随机他看着Finch紧板着的表情和认真的眼神,他收敛了轻佻意味的笑容,毫不退步:“你知道我在乎的是什么吗,Finch?”

 

男人危险的眯起了通透的眼眸,他注视着Finch,一字一句的说道:“信任。我信任过你,Finch。”

 

Reese克制着从深处蔓延的痛苦,试图不让自己的语气显得那么苦涩,然而他失败了。

 

他遭受的苦楚,内心的折磨,源源不断的冒出来,争先恐后的从他的口中宣泄。

 

“我恨你,Finch。”

 

Finch的眼中闪过一丝受伤,然而他只是将手指攥的更紧,他早已料到事情有可能会发展到此步田地。Finch无比的了解自己是多么自私而卑劣,欺骗Reese而又希望将Reese牢牢的锁死在自己身边,他早已做好了准备。面对被自己伤害到如此的Reese,Finch乐意承受这一份来自自己所爱之人的苦痛。

 

“别理解错了,Harold,”Reese站了起来,没有打发蜡的黑灰色发丝乱翘着,他没有去理会它们,“我恨你,是因为你从头到尾都不曾对我坦诚,你总是妄图隐瞒一切,Harold。”

 

“……”Finch沉默不语,他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Reese说的都是事实。

 

“你欺骗我,利用我,”Reese靠近了Finch,俯身将嘴唇靠在Finch耳边,低沉柔滑的声音带着温热的气息,“如果只是如此就好了……只是如此就好了,Finch……为什么你在这之后还来关心我。”

 

Finch有些惊异于对方的接近,同时迎面扑来的是一股淡淡的、来自于他的手工香皂的味道,混合着属于Reese的气息,二者完美的融合了起来——这个认知几乎让他感到愉悦和满足,他贪婪的深深吸入一口这心旷神怡的气味。

 

他早该说出口了。

 

他愿用一切努力去挽救这份简单的美好。

 

“John。”Reese第一次知道Finch也有这么深情的语调,深深隐藏在音节背后的浓烈情感让他发颤而又期待。

 

Finch直视着Reese,湛蓝的眼眸似乎闪烁着细碎的星辰,愈演愈烈的光芒散发着,放佛要将Reese吸入其中,他一字一句的吐出话语,音节掷地有声,轻缓而不容质疑:“我爱你,John。”

 

烦杂紊乱的情愫在Reese心中搅成一团,那一束曾经点亮Reese心房的光芒再次闪耀了起来,这次它带着温暖以及如火的热情,真实而触手可及。

 

所有的猜忌、所有的怀疑、所有的苦楚,所有的疑虑此时都消散的无影无踪,只余下那份柔情爱意,在胸腔中鼓动着的是留下的愿望。

 

Reese用双手捧起Finch的脸颊,看进那双比天空还要蔚蓝的眼睛。

 

“你真是个混蛋,Finch。”

 

他闭上双眼,利用身高优势低下头吻住了Finch。

 

Finch几乎是如释负重的闭上眼睛,颤抖着回抱,他紧紧的搂着Reese,不遗巨细的感受属于对方的一切,忘情的沉溺于这个美好的亲吻,此时身外的一切都离他远去,剩下的只有JohnReese。

 

两人交换着呼吸,彼此的情绪交融成一体,变成一种浓烈沉重的情感卷席脑海。

 

“不要再欺骗我,”Reese扣住Finch的双肩,摘下他的眼镜扔到一旁,“Anymore,anymore,Harold。”

 

Finch眨了眨眼,勾起一侧的嘴角,覆上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掌,感受着温热的触感,他坚定的握住:“I promise,John。”

 

——他不会再放开了,不会。他将握着这双手,踏上一切道路,替他分担所有的痛苦,卸下无害的伪装,保护属于他自己的美好。

 

Finch和Reese交握着双手,两人的十指交叉,紧贴着对方的肌肤。

 

“我很高兴你能选择留下,John。”

 

Reese划出一个笑容,慵懒的声线更为低沉动人:“那就别再给我离开的机会,my boss。”

 

温热的呼吸扫过Reese的耳廓,Finch和Reese再次交握住了双手。

 

Finch郑重而满含温柔的轻吻着Reese的耳侧。

 

“我爱你……John。”

 

“……我也是,Harold。”

 

汗湿的身躯紧贴,两颗心脏砰砰的快速有力的跳动着,再无间隙。

 

 

 

接下来的几天,每当Chace在上午准时去给Reese进行常规检查时,总能在房间里看到Boss,有时他们在交谈,察觉到他进来之后,便会同时给他一个微笑示意,然后Boss会站到一旁,默默的看着Chace为Reese检查身体。

 

好几次瞟到Boss柔情的目光,Chace总会撇撇嘴,带着几分复杂的情感想到,恐怕这个男人以往吝啬的温柔都给了Reese先生。

 

离开时,不知道为何,他突然想到了那位总是板着一张脸,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的Craven,Chace棕色的眉眼舒展了开来,又想到Craven已经逝去的搭档,感叹一下已经天各一方的两人,他从心底祝福着Boss,祝福着历经了万般坎坷最终没有错失对方的两人。

 

在Reese修养的期间,Finch和Elias处理好了剩下的事物,彻彻底底的清扫了HR和俄罗斯黑帮的残党。

 

包括Quinn和Simmons在内的HR高层都被送到了NYPD,Carter接到Elias的电话,在对方表达了对她的尊敬和谢意之后莫名的获得了这份功劳,随后她又收到了Finch的消息,被告知他们最近出了一些意外,让她不要担心。

 

“Finch,Reese还好吗?我已经一周没有得到他的任何……”警探焦急的询问被话筒另一侧轻松的声音打断。

 

“不用担心,Joss。”她永远也不会忘记个令人欠扁的戏谑声线。

 

不过让Carter疑惑的是,HR的人被送进了监狱,但是关于俄罗斯黑帮他们却没收到任何消息,她询问了Finch,然而以往消息灵通的他也表示无能为力。

 

三天后他们在布莱顿海滩发现了血迹,经法医鉴定,血液的来源起码是四到五个不同的人,而且被海水冲刷过的沙滩,几天前遗留过更多的血液。

 

俄罗斯斯黑帮的踪影和潮起潮落的海水一同消失的无影无踪,最终Carter推断他们是被结过仇的其他黑帮趁此机会报复灭口。

 

 

Elias和Finch靠着木质的栏杆,海风长年的侵蚀让它充满了深深的纹理,倾斜狭长的影子投射在木板上。

 

两人注视着半隐在地平线的夕阳,昏黄的阳光将世界都镀上一层红黄。

 

“Carl。”

 

“真的下定决心了,Boss?”

 

“为了他,我愿意放手这个城市,”Finch释然的笑了,“而且我相信你能管理好它,Carl。”

 

Elias看着如此坚定的Finch,也不再言语,这个男人曾经在某种意义上拥有着纽约,却能做到毫不眷恋的舍弃,但是Elias并没有羡慕,他自诩能为Anthony做出同样的举动,但他更想做的事情是和Antony一起站立于这个城市的顶端。

 

刀疤男子接走Elias之后,Finch漫步在道路上,他抬眼,监视器的红灯一闪一闪,Finch压下帽檐,毫不在意的挑起了一侧的嘴角。

手机铃声响起,是Reese。

 

“你什么时候回来,Finch?”

 

“很快,”小个子男人柔和了眉眼,蓝色的眼眸溢满柔情,“晚餐你想吃什么,John?”

 

他终于摆脱了过去的阴影,去迎接属于他和JohnReese的未来。

 

 

END。


删减部分请移步SY。


番外待定╮(╯▽╰)╭

评论(1)
热度(23)

© Hiroshi_或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