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shi/或诚。
极地常驻,杂食。

自我满足娱乐为上,感谢每一份喜欢。

【POI】Something Changed 第八章

第八章

 

迈出的步伐。

 

————————

 

Reese记得,在和Kara和Snow搭档的时候,他还是愿意给与自己的同伴信任。

 

初入CIA的他对骤然改变的环境并没有很好的适应——至少没有表面上那么好。Kara做为他的搭档,教给了Reese在CIA生存下去的原则。其中有一条就是冷酷无情,执行上级的任务且不过问原因。

 

不管Reese自己在心中是否赞同这个观点,对于Kara,他始终存在着一分隐晦的感谢,所以他才能容忍Kara有时残酷到过头的手段。即便是在鄂尔多斯的事件之后,他也保留着那一份情感——毕竟他们两个都是被算计的对象,直到Kara再次出现,并且想要他的性命,Reese这才将Kara从同患难的战友挪到了死敌的位置。

 

他很感谢那时有Finch陪着他,那个以前的HaroldFinch。

 

Reese依旧记得那个寒风凌冽的夜晚,他和Finch在纽约的大楼顶,生与死一线之隔。

 

或许也是因为Finch看着他的眼神,他才放弃了求死的想法。

 

因为在那时他还有至少一个人可以去相信。

 

 

 

 

 

将接下来的事情交付给Elias之后,Finch回到了Reese呆着的房间。

 

Reese听到声响,看向了门口,这次跟在Finch后面端着餐盘的是上次那个金发的青年。

 

示意青年离开后,Finch不发一语的坐在床沿,将餐盘放在Reese的腿上。

 

“Mr.Reese,很抱歉我不得不用到这个,”他扫了一眼铐住Reese的手铐,Craven将它收的很紧,几乎都快要紧贴着Reese的手腕,中间的缝隙小到即使折断拇指也无法挣脱,“锁芯是特制的,这个房间里没有东西能让你撬开它。”

 

Finch向Reese递过去一把塑料叉子:“请用餐。”

 

Reese低头,今天Finch给他准备的是盛在塑料盘子上的意大利面,旁边还有用塑料碗装着的奶油蘑菇浓汤和水果沙拉。

 

“我还以为你会和前几天一样无视我双手的存在。”Reese舔了一下嘴唇,他呆坐了一上午,没有饮用一滴水让他的唇齿有点儿发干——他坚决不想承认,看到距离自己这么近的Finch,他想到了两人清晨那个意味不明的吻。

 

面对Reese的挑衅,Finch没有气恼,他只是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掰开Reese自由着的那只手,然后让他握住塑料叉子:“如果你希望我喂你的话,我并不介意。”

 

Finch笑了,这个笑容是冲满着柔和与真情实意:“应该说我乐于其中,不过你的感受显然更重要,Mr.Reese.”

 

Finch退开了一步,接着说道:“原谅我只能给你极其有限的自由。”

 

Reese转了转手腕,不再说些什么,叉起意面开始吃了起来。

 

Finch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刚才Reese没有用那把叉子指着他的喉结或者是后脑威胁他——他知道Reese有这个能力,这和他松开部分对Reese的束缚一样,也是测试的一个环节。

 

Finch一直很乐意参考他人意见,其他人往往能从更客观的角度提出对自己的建议。

 

Carl说的没错,他不能控制情感,不能——至少是对Mr.Reese不能。

 

从本质上来讲,Finch承认自己始终都存在着一分自负亦或是自傲,他有着掌控所有的信心,但是JohnReese却唯独是一个例外。Finch决定为这独一无二的例外做出让步,尽管他是那么的担心Reese再次脱离他的掌控。然而想要得到什么,就要先做出牺牲。

 

他在强迫自己面对Reese的时候尽力收敛住自己的控制欲,至少让它更为隐晦,因为就前几天的观察而言,Mr.Reese似乎……不是很喜欢。

 

然而Finch早就发现,JohnReese其人,一直有着自我毁灭和牺牲的倾向。不论是Reese和Jessica分离的时候,还是他丝毫不顾自己的安危去保护号码的时候,Reese总是乐于将自己放在不利的位置考量。Finch敢断言,Reese时刻都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这对战士而言,无疑是雇主梦寐渴求的良点。

 

但是Finch所想拥有的已经不是士兵,亦或是优良的武器——

 

他看着对面丝毫没有用餐礼仪的男人,眼睛中满是温柔。

 

很抱歉,John,我不知道爱情该怎么表现才是正确的,但是我会慢慢的去摸索。

 

Finch相信任何问题都会有最优解,找到它只会是时间问题,而他最不缺乏的便是耐心,在处理好另外一些事情之后,他也将有充足的时间。

 

Finch看着Reese低垂着的灰蓝色的眼眸,里面就像蕴藏着整个大海。

 

——最终,他将找到正确的道路,不论将要花费多少精力,用去多少时间。

 

 

午餐的时间很平静,Reese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能无视Finch的时候就坚决不去理睬他。

 

而Finch很乐意享受平静的时光,他解决完自己的那一份后,见Reese把所有的东西都吃完,便走上前拿走餐盘,然而他却停留在了床边,没有离开。

 

Finch的躯体带来的阴影遮住了一部分阳光,他低头凝视着Reese。

 

就在Reese按捺不住,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Finch伸出一只手,探上Reese的脸颊,他用大拇指轻轻的擦去粘在嘴角的那一点色拉酱,弯下腰,轻轻的吻了一下Reese的嘴角,那个吻是那么的轻柔,不带一丝情欲,就像水流擦过,在Reese还未做出反应的时候,柔软的触感便离去。

 

“我让别人给你拿一些水过来,”Finch看着他有些干裂的嘴唇,低声说道,“午安,John。”

 

房间里只剩下了前特工一人。

 

Reese双眼失神的看着关上的房门,蓝色的眼眸中酝酿着复杂的情感。

 

 

在他舍弃了爱情为国家献上所有的时候,国家把他像垃圾一样毫不犹豫的甩开,榨干最后一点的利用价值,让曾经的战友将他送上绝路。

 

在他艰难求生怀揣着最后一点点如风中残烛的期待时,他看到的是已经只能存在于照片中的Jessica。

 

那时Reese失去了一切,他完完全全的迷失了方向,是Finch给他的世界带来了光,给他指明了一条前进的道路。

 

在他们共处的日子里,Reese得到了很多很多,以及前所未有的情感,他那被酒精迟钝的感官开始重新感受到美好。

 

后来那光慢慢的消失了,他的世界以极快的速度被黑暗侵蚀。就在他将要被黑暗完全淹没时,它似乎又回来了,即使比以前的暗淡了一点儿。

 

Reese还以为他会再次失去掉所有——这次是真正的、彻彻底底的。然而,在转机出现时,他犹豫了,他在犹豫是否要再去尝试着抓住它。

 

——即使他已经被欺骗过一次。

 

 

“Harold……”他呢喃着,声音小到几乎不可闻,易碎而又眷恋,就像不愿惊扰到什么。

 

面对Finch的态度,Reese疑惑了。

 

他原来以为,Finch说的都是谎言,什么关心,全都只是借口。但是现在他又有些不确定了,对方所说的每一句话不可制止的在他脑海中开始自动回放。

 

这时Reese才发现,他竟然将每一句话都记得那么清楚,每一个单词的发音、每一个音节的起伏,都充满了Finch的情感。

 

他尝试着慢慢去感受它们。

 

有可能是真的吗,Harold?

 

你说的话,有可能是真的吗?

 

——我,还能再相信你吗?

 

 

Reese不到一会儿又陷入了睡眠,午后阳光和温度适宜的暖气让他感到浑身都泄了力,再加上柔软无比的床铺和被褥,还有质地良好的睡衣,此时都成为了无声的安眠曲。

 

通常Reess不会在如此优异的环境下长时间停留,过于安逸的条件会让他松懈和怠慢,而且以往大多数时间他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注意这些。

 

相反,Finch是一个对于日常生活异常注重的类型,尤其是在他的颈椎受到伤害之后,他对于寝具的选择更是提高了好几个标准,显然他将同样的标准用在了Reese身上。

 

Reese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比起之前暗淡了几分,偏向了浅浅的橘红色。他支起身子,揉了揉由于被拷着而有些酸软的手腕,撇到床边用塑料杯装着的饮用水。Reese不可置信的叹息了一声,他竟然对于有人进入房间这件事情毫无察觉。

 

他缓缓扭头看向窗户,夕阳依稀可见,天际被晕染成美好的帷幕,他感受着自己的呼吸,放空了思维,脑海中杂乱的念头都远离而去,世界变的静谧,此时他才开始打量起囚禁了他好几天的房间的摆设。

 

通常他不会去注意这些,Reese考虑一个地点是否适合居住从来都只从室外环境切入:监控、地理位置、隐蔽性,诸如此类,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装潢或者是室内布局的问题。

 

他环顾四周,床的周围被铺上了毯子,还很新,不难看出是最近才增添进来的,想必是用来减轻脚步声;衣柜、矮桌和椅子都贴着墙边,另外一个墙角还有一把看上去很舒适的躺椅;床头柜也被移到了墙侧,被打碎的台灯的残片还散落在原地;窗户仅有一小扇,装着铁栅栏和深色的窗帘,拉开了一条缝隙;显然这是一个经过一些改良的安全屋,这个房间应该是原来的卧室。

 

门的隔音效果很好,Reese喝了一口水,试着侧耳聆听的时候,门打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面生的年轻人,他打开了门旁的开关,暖色的灯光亮起后他一眼不发的开始收拾起玻璃碎片,并且拿来了一个新的台灯。

 

年轻人不一会儿就离开了,然后Finch走了进来,这次他推着一个小推车,上面摆放着很多书籍,Reese似乎都能问道油墨的气味。

 

“很抱歉让你没有事情可做,Mr.Reese,接下来的几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会在这里陪着你。”Finch把躺椅推到离床边还有一步多的距离,靠了上去。

 

Reese没有回答,也没有用肢体动作去拒绝。

 

Finch看了他一会儿,随手拿起一本书,但他却没有开始阅读,只是将其打开之后随意的放在膝盖上,如同只是找个理由留下来一般。

 

“Mr.Reese,我是在一个乡村的小地方长大的,”Finch随着Reese的目光看向窗外“我们家乡的夕阳很美,特别是在白雪覆盖一切的时候。”

“但是对我而言,冬天的夕阳总是提醒着我,”Finch微微皱起了眉头,手指交叉着放在书的封皮上,“它对我而言是一个警示,尤其是在我发现父亲不在家的时候。”

 

“我永远记得他第一次走丢的那个夜晚之前的日落,也就是隔天,我知道了他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

 

Reese终于松动了神情,他偏头看向了Finch,蓝色的眼眸忧郁而沉静,Reese知道Finch说的都是实话。第一次,Finch第一次主动向Reese分享自己的信息:还是如此私人性的信息。

 

关于Finch的过去和来历,Reese不是没有试图去调查,然而如同他所料,不论他如何去挖掘,他找不到一点儿关于Finch的真实信息,他曾经留意过Finch的假名,光是Reese知道的就有二十多个,而每一个他都有去查阅,却没有从其中找到一丁点有用处的东西。

 

Finch还在一旁说着,他似乎已经完全陷入了回忆之中,他鲜少去回忆自己的年少时光,更别提与他人分享——关于这些古旧的故事,别说是Elias,就连Nathan也不知道。

 

此时,一个个从Finch口中吐出的音节都带上了时间的痕迹,他谈到了父亲经常说给他听的关于鸟类的故事,还有那本对他有着不同意义的鸟类图鉴。

 

至今,Reese都不知道Finch的真名究竟是什么,但是现在他知道了Finch这个名字的来历。

 

一直都是迷雾般的HaroldFinch的形象,开始慢慢的被Finch自己勾勒出轮廓,一点点在Reese面前展开。

 

时间过的很快,Finch低沉的话语就像一把船桨,悄无声息的加快了流速,直到Finch轻轻的说出“John,晚餐时间到了”。Reese这才像苏醒了一般,他回过神来,看到的便是带着笑意的Finch。

 

“很抱歉说了这么多,我太久没有去回想这些过去的时光了。”Finch站起身,让在门外等候多时的人将餐盘拿进来。

 

“我知道这种感觉,直到一天去回忆,发现自己的生活就像到了另一个世界。”Reese的语气称得上是柔和,然而他和Finch都知道这句话蕴藏着多少苦涩。

 

用过餐,他们就像是并不熟悉的朋友般开始了交谈,大多数时候是Finch在说——Reese觉得这已经能比得上Finch十天说的话了,至于信息量?前所未有。

 

暖黄的灯光笼罩着房间,Reese靠在床上,Finch则靠在躺椅上,气氛缓和而平静,一个个故事由Finch叙述而出,就像一首用老式唱片机放出的歌曲,带着说不出的韵味和复杂的情感,Reese静静的聆听着。

 

这是属于HaroldFinch的过去,属于他的喜怒哀乐,Reese能从每一句话中感受到其中包含的更深一层的含义,他就像身临其境一般,体验着Finch的生活。

 

“我是个非常注重隐私的人,Mr.Reese。”Reese突然想起了刻板的说出这句话的Finch,他缓缓的勾起了嘴角,眉目都柔和了下来。

 

他开始回忆起自己的童年,和Finch完全不同的童年。这种感觉很奇妙,JohnReese从不去回忆,CIA的时候,他抛弃了自己的过去,而后,他又只想着前进,却从未考虑过停下脚步去回首曾经经历过的一切。

 

Finch停了下来,他看着已经不知道神游到哪里的Reese,此时那双可以称得上是绝无仅有的瞳眸中溢满了怀念,那是对年少时光的回首。

 

然而回Reese想到自己在战场上第一次夺走别人的生命,加入CIA之后开始步入黑暗的冰冷记忆时,他的表情开始变得阴冷,嘴角下沉。

 

一只带着薄茧的温暖的手掌遮住了他的双眼。

 

黑暗中,Reese感觉到床的边缘下沉了几分,另一只温暖的手揽住了他的后颈。

 

Finch轻柔的让Reese靠在自己的颈窝处,放在他颈后的手一下下的轻抚着他。

 

Reese没有挣扎。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再开口,Finch就这样揽着高个男人,他将脸颊贴在Reese的耳侧,温热的鼻息一下下拂过,就在他刚准备松手的时候,Reese抬起手,轻轻的回抱了一下他。

 

Finch止住了动作。

 

Finch保持着不动,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受到怀中的男人的呼吸变得平稳而绵长时,他小心翼翼的将他的头部移到枕头上,拉起被褥给男人盖好。

 

Finch站起来,看到Reese的手腕由于手铐而悬在了半空中。他打开手铐,将Reese的手臂放在身侧,把它的另一端锁在供束缚带使用的和床体相连的圆环上——左右圆环的位置就在左右手侧,这样Reese的睡姿便变得自然无比。

 

Finch关上天花板上的灯光,打开台灯,拿起一直打开而没有看的书,靠在躺椅上开始了阅读。

 

稍微侧过头,Finch便能看到Reese的睡颜,他看着男人被暖色灯光映照的侧脸,心底变得柔软无比。

 

晚安,John。

 


评论(3)
热度(21)

© Hiroshi_或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