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shi/或诚。
极地常驻,杂食。

自我满足娱乐为上,感谢每一份喜欢。

【POI】Something Changed 第七章

第七章 

 

拔开的迷雾。

 

————————

 

 

距离目的地大概还有五百米的距离。

 

Finch接入了和Elias的通信:"Carl,我要回去一趟。"

 

Elias正在和Marconi说着些什么,听到Finch的声音,他向Marconi比划了一个小声的手势。

 

Elias思考了几秒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关于John,对吗?"

 

透过耳麦,他也能听出来Mr.Wren的声音里隐藏着几分焦虑,而能让Mr.Wren在这种时刻抽出身的人必定是他们那位共同的朋友。

 

耳麦那头没有回答。面对Finch的沉默不语,Elias无声的笑了,他推了一下眼镜:"去吧,Boss。我可以处理好这一切,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Elias早已不年轻,此时在他身上散发出的是一种真正的掌控大局的熟稔以及自信,而不是由于一时性起或者是头脑发热产生的冲动。他从Mr.Wine那里学到了很多,时间的锤炼则越发的打磨了他,更何况他还有Marconi的帮助。

 

他信任着Marconi,更因如此,他能模糊的触及Finch对Reese的真实感受,因为他能理解更亲身经历过那种关系:在生死一线的时候,能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生命托付给另一方。

 

"注意HR那边的动向,找到他们的头目只是时间问题。"

 

就在Finch做好最后的叮嘱,准备切断通讯的时候,Elias的声音传了过来。

 

"Harold。"

 

Finch和Marconi皆是一愣,为这个称呼——表明了他是以朋友的立场,而不是其他的身份,也为Elias突然变得郑重的语气。

 

"不要想着去控制所有,乔治•奥威尔告诉了我们妄图掌控感情而导致的后果,而我衷心的不希望你和John之间的结局会是那样一种形式。"

 

感情对于他们这种人而言是如此的弥足珍贵,Elias是发自心底的尊重着Mr.Wren:是这个人带着他踏入了一个不同的世界,正因如此,他不希望看到Mr.Wren将真正的自己推的越来越远,直至最后和John一起落入深渊,摔的粉身碎骨。

 

不等Finch回答,Elias便切断了通信,他看向身旁一直在等待着他的Marconi,露出了带着点儿暖意的笑容。

 

Marconi咧着嘴笑了,眼角的伤疤都因此柔和了起来,他为Elias拉开车门,他们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Reese像一头愤怒的野兽,Craven觉得如果不是有手铐制约着他,并且于形势上现在自己处于上风,Reese会冲上来把他毫不犹豫的撕成碎片。

 

Craven黑色的短发散乱着,西装上的一颗纽扣在方才的厮斗中不知道飞到了哪个角落,他甩了甩险些被Reese折断的手腕,试图平复自己的呼吸。

 

Reese被拷坐在床头,翻领的浅棕色睡衣开着大大的口子,露出他的胸膛和缠在腹部的绷带,他的手腕由于挣扎而变成了青紫色。Reese侧过头看了一眼肩部,那里的绷带已经渗出了暗红的血迹,他看不到自己腿部的情况,不过疼痛感让他知道伤口肯定裂开了。

 

不过现在谁又会去在乎它。

 

他失去了最后的一次机会,Craven已经通知了Finch,而他知道Finch不会再给他任何离开的机会,他无比的清楚自家前任老板的作风。

 

Craven深吸一口气,他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的下摆:“Mr.Reese,我很感谢你救过我一次,并且帮助我为Alan报仇。”

 

Reese抬眼,意味不明的看着他。

 

Craven走到Reese身前,他蹲下身,而不是居高临下的看着被铐住的男人,他深深的看进Reese的双眼,希望能让自己的态度显得更加诚恳,从而让Reese能将他说的话更当一回事,而不是用轻蔑、藐视的态度对待。

 

“如果你想离开,我现在就可以让你走,而我会留下来承受……Mr.Wine的怒火。”Craven说出这句话时,联想到了一些东西而感到心底发寒。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想看看我可以逃多远?”Reese嘲弄的说道“还是说,这是Finch设下的又一个陷阱。”

 

“Mr.Reese,我说过,我很感谢你为我和Alan做的一切,”提到自己逝去的搭档,Craven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在你做出选择之前,我希望你能认真听一听我接下来要说的。”

 

Craven握住了Reese没有受伤的半边肩膀,他感受到了手掌下肌肉的紧绷,他知道Reese随时都有可能对他进行攻击,面前的人此时就像一个不稳定的火药桶,而他必须要在事情变得更坏之前让他冷静下来。

 

处于暴躁和迷惘中的两个人没有办法进行交流。

 

"Mr.Reese,我相信你肯定对我的过去了解的一清二楚,"Craven直视着Reese,放低了自己的声音,"所以请相信我,我也知道你对Finch的感觉是什么——"

 

Reese就那么看着他,眼中掠过一丝痛苦。

 

"——然而我更清楚的是,失去他会是什么感觉。"Craven不可遏制的想起Alan,他的搭档拥有世上最温暖的笑容和比谁都柔软的内心,他早已习惯了他的存在,直到那个夜晚,对方的生命之火就那样轻易的消逝,Craven感受到了深入骨髓的阴冷和黑暗笼罩、完全包裹了他,然后升起的是破坏一切的灭顶的愤怒。

 

"Mr.Reese,难道你还没有发觉吗?"

 

"什么?"

 

"你和我的老板,他只是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他关心你,正因为如此他不尽一切手段的想要将你留下。"

 

Reese灰蓝色的眼眸展现出复杂的情感,Craven不知道那是什么,他甚至不知道他这么说是好是坏,然而他唯一清楚的是他必须要说,不管是为了哪一方,他都必须要说。

 

"我希望你能留下来,Mr.Reese,"Craven松开握住Reese肩膀的手,站了起来,他将头颅侧过去看向了另一侧,"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需要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

 

他的这句话不知道是对Reese所说,还是对他自己。

 

"不要等到无法挽回的时候才去珍惜。"

 

 

Finch靠在门后,拄着手杖,静静的听着这一切,门缝中露出的一线光芒照亮了他一侧的脸颊。

 

感谢清晨纽约畅通无阻的交通,让他很快就达到了目的地。

 

Craven出了房间,转身看到Finch,他一愣,脸上出现几分被戳破秘密的难为情,嘴唇微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Finch只是抿起嘴对他笑了笑。

 

"Thank you……very much,Bruce"

 

Craven沉默了几秒,然后点了点头,嘴角轻轻的拉起了一个弧度,这对平时多为面无表情的他来说,已经实属难得。

 

Craven离开后,Finch推开了门,在看见坐在床上的熟悉的身影时,安心和满足就那样在一瞬间溢满胸口。

 

然而他的动作却变的僵硬,他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Mr.Reese。

 

Reese转过头,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就那样沉默的看着Finch。在几缕阳光的照耀下,Reese的眼眸向灰绿色偏向了几分,但却又闪现着几分浅浅的蓝色光泽,Finch几乎被那神秘莫测的颜色迷住了,在他眼角的余光扫到Reese肩膀的血迹时,他才像回到了现实世界般,将目光从Reese的双眼挪开转而开始打量起他的身体。

 

Finch的目光放佛带上了质量,在他的注视下,Reese感觉自己正在被一寸寸的扫描过去,这竟然让他多了几分不自在,还有他自己也说不上理由的、那么一点点……心虚。

 

Finch渐渐的皱起了眉头,他轻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Mr.Reese……"

 

Reese没有反应。

 

Finch加重了语气,他甚至用手杖顿了一下地板,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响来提醒对面的人:"你什么时候才能——"

 

"这是我自己的身体,"Reese打断了Finch的话语,他有些不能忍受对方假意的关心和这样让他不知如何应对的态度,他轻哼一声,还准备说些什么,"你——"

 

"砰!"

 

Finch举起手杖,猛的砸向了一旁的矮桌,放置在上面的一盏带有玻璃罩子的台灯被砸的四分五裂,玻璃碎片哗啦散落一地。

 

Reese愣住,忘记了言语——他第一次看到负面情绪如此外露的Finch,他见过Finch低落的样子、沉默的样子、气恼的样子还有抿着嘴笑着的样子,即使是在他知道Finch的暗面之后,不知出于何种原因,Reese也从没有想到Finch还会有这样的一面——不顾风度,甚至到了需要动用武力来发泄的地步。

 

Finch紧紧的握着手杖,保持着将它搁置在矮桌上的姿势,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闻声而进来的手下,听到房门合上的声音后Finch这才拿起手杖向前走了几步。

 

黑色冰冷的柱体抵在床沿,Finch站立在Reese的身前,丝毫不惧怕前特工可能会借此机会攻击他,他的眼中静静的燃烧着蓝色的火焰。

 

“你的身体?你还知道这是你自己的身体?”Finch冷冷的看着Reese,“Mr.Reese,我还以为你早已经忘记了这个事实。”他用手杖轻轻的略过Reese的躯体,从脸颊上的划伤,到肩膀上的伤口,然后再到腹部,最后停留在大腿上方,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Reese感受到了金属的凉意。

 

“这就是你选择的对待自己身体的方式,”Finch死死的钉住Reese的双眼,“我认为我有义务来教导你——”

“——为什么?”Reese拉动了一下手铐,嘲讽的笑了一声,“因为你控制着我?还是因为你随时可以杀了我?还是说你只是以此为乐,想从我这里得到道德感上的满足?”

 

Finch紧绷着嘴角,面无表情的盯着Reese。

 

过了一会儿,Finch终于移动了一下右手,Reese以为Finch就要举起手杖打过来或者是戳一下他的伤口什么的,然而小个子男人只是拄着手杖后退了一小步。

 

暖阳从Reese肩膀的上部穿过,洒落在白色的床单上,Finch眼中蓝色的火焰慢慢的平息,在一次眨眼后已经被完美的敛去。

 

“都不是。”

 

Reese疑惑的看着Finch。

 

“Mr.Reese,你说的那些都不对。”

 

Finch看着Reese的脸庞,表情柔和了下来,他的声音平稳而温和,就像温热的水流般让人安心:“我只是不想再看到你受伤了而已。”

 

Reese倏然睁大了双眼。

 

“你知道吗,Mr.Reese,我恨自己那天的失误,将我和Carl暴露在敌人的眼下,导致你被撞伤,而又疏忽大意,让没有痊愈的你流落到寒冷的纽约街头还被俄罗斯黑帮伤害,你一次次的受伤,都在我眼界之内甚至能被称得上触手可及的地方,”Finch的声音低沉了下去,愧疚和愤怒纠缠在一起,“所以我给与了对你开枪的人无止尽的痛苦,并且亲手毁了俄罗斯黑帮。”

 

“但是我发现,这还不够。”

 

“你,Mr.Reese,你自己,根本不在意自己,一点儿也不。”

 

“所以我选择用尽一切手段来留下你,即使是要束缚住你也好,剥夺你的自由也好,我都不在意——”

 

Finch随意的甩开手杖,两只手撑在Reese头侧的床板上。

 

“——如果你不在乎你的躯体,那么就让我来掌管。”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Reese的脸庞上,扫过他的鼻翼和颧骨。

 

Finch捧起Reese的脸颊,低垂着眼眸,深深的吻了下去。他打开Reese的唇瓣,舔舐着他的唇齿,而后Finch滑进他的牙关,用力的吸吮着,带着隐忍已久和情感,和一些害怕失去的恐惧。

 

Reese似乎是还没回过神来,就那样坐着,任由Finch作为,就像忘记了动作一样。

 

Finch一点儿也不温柔,他就像一只寻求安心的野兽,用着啃咬吸吮的方式来确认着自己的所有物。在他们分开的时候,Reese的双唇红肿,急促的呼吸着。

 

接下来的时间Finch一言不发,他沉默着给Reese裂开的伤口换上新药和新的绷带,给他手腕上的瘀伤喷上带有收缩毛细血管效果的喷雾剂,他的动作有条不紊,没有一点儿不耐烦,Reese甚至觉得他缠绕绷带的动作都熟练了很多。

 

最后Finch收好了医药箱,没有解开Craven给Reese拷上的手铐,看了Reese一眼之后一言不发的推门离开。

 

关门声响起,随后是一声轻微的落锁声。

 

Reese静静的坐在床沿,他闭上眼,试图理清大脑的思维,然而他发现自己的脑海中混乱不堪,就像一滩死水里面被投入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掀起了水底的沙泥,在浑浊不堪的沙泥沉寂下来之后,最终浮现在他脑中的是Finch的眼神,挥之不去,就好像Finch一直就那样注视着他——从始至终。

 

白天的光线十分充足,Finch自责和饱含关切的眼神,Reese看的一清二楚。

 

他突然觉得不知所措。

 

他用没有被束缚住的左手触碰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透过指尖,就像那里还有余温一般。

 

他觉得……

 

那个属于他的HaroldFinch似乎又渐渐的回来了。

 

——只是他的影子暗沉了几分,身躯带上了一点儿黑暗的气息。

 

 

 

阳光越来越强烈,这两天纽约都是极其晴朗的天气,给人一种拨云见日的观感,行人沐浴在阳光下,让人不自觉的放松起在高速节奏的生活下紧绷着的神经。

 

然而在悠闲的人群中,有一人显得格格不入。

 

PatrickSimmons迈着匆忙的步伐,每走几步便不安的转身张望,他神色慌乱的拿着手机,然而话筒中传来的始终是忙音。

 

“该死的!”他咒骂一声,只不过是一觉醒来,他的手下就似乎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一个都联系不上,可怖的是警局的好几个高层都在这几天陆陆续续的接到了调职命令,而那几个人都是HR的人。

 

最糟糕的是,他联络不上Quinn。

 

不安充满了Simmons胸腔,他紧接着拨通了Peter Yogorov的电话——显然发生了什么变故,他迅速的衡量着用什么筹码来让俄罗斯黑帮暂时性的保护他。

 

听筒中响了两声便接通,Simmons松了一口气,然而在他第一个音节发出来之前,对方的声音让他将未说出口的话语卡在了喉咙中。

 

“Good morning,Mr.Simmons.”对方的声音带着笑意,Simmons倒抽了一口凉气,那是Elias。

 

“我相信你肯定有很多疑惑,等我们换一个地方我们再谈谈也不迟。”

 

数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从不同的方向走了出来,Simmons发现不妙的时候已经迟了,他不知不觉地进了一个静僻的公园里面。

 

“毕竟,我们之间还有很大一笔账要算。”Elias挂断了电话。

 

代表着狙击的红色光点出现在Simmons的鞋尖,他惊恐的看着它慢慢上移,从小腿到胸膛,随即消失在他的视野范围,他知道那个光点肯定停在了他的眉心位置。

 

这时一个小个子男人从拐角处出现,Finch抬了一下手掌,围在他们周围的人都隐晦的抬起了手臂,Simmons知道此刻他至少被三四把——或者更多的枪口对着。

 

“是你……”Simmons盯着身着三件套的身影。

 

Finch轻微的挑起嘴角:“Mr.Simmons,很抱歉Yogorov由于身体不适,暂时没有办法和你通话。”

 

Finch看着站在Simmons身后的人举起了枪,他接着说道:“就如Elias所说,让我们换个更合适的地点再交谈。”

 

在Finch的话音落下时,随着轻微的破风声,麻醉针插入了Simmons的脖颈,他拔枪的动作戛然而止,身躯无力的倒在水泥砖上。

 

“Go.”

 

Finch拄着手杖离开。身后的人戴上手套,将Simmons的配枪装入一个证物袋,另外一个人扛着Simmons的躯体跟着Finch的步伐。

 

Finch坐进汽车后座,闭上眼睛歇了一会儿,接下来只需要静候消息。

 

Craven看着Quinn被抬走,打开了和Finch的通讯。

 

“Boss,我这里处理好了。”

 

“我这里也是。”过了不到半分钟,Marconi也接入了通讯。

 

Finch示意司机驱车离开,他按下按钮,关上窗户,最后一丝光线随着玻璃的升起而隐去,Finch笑了,不带丝毫温度——

 

——这一切马上就可以结束了。

 

HR,俄罗斯黑帮,从今天开始将只存在于历史。

 

而我们还将继续前行。


评论(4)
热度(19)

© Hiroshi_或诚 | Powered by LOFTER